原創小說: 「灰袍行憎」第二十章 紅色鳳凰


葉成騎著一匹黑馬周圍圍繞著朝廷的人,禁城四花走在隊伍的最前頭,而茶花則在葉成旁。

 

這是很高明的脅持,當然只能對付很高明的人。 就見有個小兵不懂得問了旁邊的人。

 

:「我說這禁城的人是不是太自信了,這人好歹是葉大盟主,我們一不綁他,二還讓他自己騎馬,就算葉成的經脈都被鎖住,但也太小看這個武學天才了吧。說不定他早就破鎖等待反擊的時候。」

一旁的王尚書忍不住的說

:「這是一種暗示。」

 

幾個人邊走聽到尚書說的話,就感興趣了,而尚書接下來的話將會對他等等的計謀產生巨大的影響。

 

:「你們說的沒錯,以葉成的實力幾個鎖脈的關穴他一下就能衝破,但不管是多厲害的高手要要解穴都必須集中內力,而禁城最強的人就在旁邊,不可能感受不到,葉成已失第一先機。其二,葉成騎的是禁城訓練過的黑馬,聽說黑馬從不單獨行動而且能聞到同伴的味道,所以葉成要跑就要先跳馬,再失一機,最後禁城的人沒有綁住葉成的原因就是在暗示葉成,我們知道你總有計謀逃跑,但無論你的計謀多好,我們都能先你一機,將你一軍。」

 

說完幾個人都傻住了看著王尚書,突然其中一個緩過神來說

 

:「不是,你是誰,也太清楚了吧,況且我怎麼都沒有看過你!」

 

尚書把頭髮甩了甩遮滿了臉說

 

:「實不相瞞,小的是屬於鬼部,上面交代我們要監視禁城的人,剛剛那些都是從禁城人口中聽到的,但我不能說太多避免曝露。」說完尚書就退到隊伍中間,繼續跟隨隊伍行走。

 

葉成騎著馬挑望路上的風景,要是不說他被脅持還會以為他是在旅遊,果然一個人的心境會決定你的外在表現,葉成就是如此的人,彷彿他才是說書人。

 

葉成突然喃喃自語的說

 

:「傳聞先帝當初統一中原擊敗各軍閥甚至阻擋北方金人的入侵,招撫流亡,減少賦稅,恢復中原經濟,也因此造究了現今的中原,但鮮少有人知,一個養子,一個沒有經過軍事正統訓練甚至不會武功的先帝是如何辦到的?

 

旁邊的十花之首好奇的問

:「哦,有甚麼祕密嗎?。」

 

葉成抬頭看了看天空-----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細雨如絲流過葉成俊俏的臉龐,葉成的目光卻不畏雨水直直盯著天空,目光似乎能穿透烏雲如同他總是能穿透人心般。

 

:「那是被掩埋的歷史。」葉成緩緩張口。

 

然而一樣雨兩種心,知秋正在盤點自己所剩的針一邊看著剛剛喝下丸子酒的舞洵,因為舞洵現在兩眼有點空洞才剛緩過來,有可能是藥效也可能是藥太難吃了,不然地板不會都是舞洵的嘔吐。

 

:「怎麼樣?姑娘妳有沒有感覺好點?這可是我用三十幾種動物的腎臟做的藥效丸。」

 

聽到這個舞洵差點又吐了出來,直喊:「你...你不要再說了,要是能活著出去我一定會找你報..報仇的..。」

 

金海看了看知秋,表示時辰快到了,就看到金海把自己的上身袍子脫下捲成一條繩子死死綁住後面的木床,知秋手上則是抓滿了八根銀針而且嘴裡還咬了一根,而舞洵則蹲到了到了門旁邊,隨後三人都閉上了眼,隔著眼皮微弱的感應剩下的半刻香。而此時外面的人也都紛紛拉滿了弓,彷彿所有人都在等待那柱光的消失。

 

突然就在香快燒完之前,舞洵主動用腳踢開了房門,這導致了原本就蓄勢待發的箭,在同一瞬間全部射向了門口,箭雨之多讓知秋三人分不清是箭的風切聲還是屋外的大雨滂沱,而就在箭雨轉弱的瞬間,黑衣人們由弓轉刀要衝進房間,卻沒想到此時知秋吐出銀針熄滅了那柱香,頓時唯一的光源消失,所有人都因為光源不見導致視力受損,而早就閉上眼睛的三人卻沒了這個困擾。

 

金海立刻用自己的鐵腳把整個大木床甩出門口並高喊:「趁現在翻洞下去!」

 

外面的黑衣人一聽到便急了,不管視力的干擾就直接往門間裡面衝,然有時候當你當初最討厭的東西往往在之後變成關鍵,一群黑衣人因為視力受阻又急於進攻,所以全部都沒發現地板上到處都是舞洵的嘔吐物,導致一群人全部滑倒跌在一起。

 

其實這個嘔吐物一直到多年以後知秋也不清楚是不是在金海的計畫一環。

 

而就當所有黑衣人踉蹌地站起來就看到房間裡面有 一個大洞,由於幾乎沒有光線,他們並不清楚這洞多深,但是金海完美了利用人性上的弱點,就是在急攻的狀況下,人容易受情緒干擾,一群人先是發現自己的箭被騙了,進來又不見人影,當然是要追擊。

 

於是都跳進了洞裡面追擊知秋三人,殊不知等黑衣人都跳進去之後,三人才從剛剛飛出去的大木床下翻出來,知秋馬上把右手四根銀針利用自己的內力反彈射去洞裡,接著就聽到樓下刀聲四起,而金海則是把木床甩了回去,死死的擋住了洞口,然後三人翻下一樓,知秋又丟出去左手剩下的四根針,分別熄滅了一樓四個角落的燈籠,讓整個一樓也陷入了黑暗當中。

 

一行人一路跑到馬廄旁,三人二馬就要往林邊衝去,卻沒想到舞洵突然傷勢爆發,頓時含血跪地,知秋立馬查看舞洵胸口的銀針,卻發現續命針並沒有退出胸口,但舞洵似乎快承受不住。

 

知秋醫學也不過就是在門裡的書裡讀過幾本,碰到現在的情況根本束手無策。

 

金海在旁邊喊:「先別管,拉上馬,裡面的刀聲結束了,他們已經發現他們在自己打自己,馬上就會追出來的!。」

說時遲,黑暗的空中射出一金箭直奔知秋,金海眼見不對,從馬上飛轉一圈踢掉了一金箭,但無奈一箭剛踢第二箭又到,對手根本不給喘息的機會,要不說金海是個胖子,其實他很靈活,就看見金海一個人在夜空中翻來翻去、左踢右閃的,此時的金海心裡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帥氣的英雄,在空中無人能敵,而他不知道的是從知秋的角度看就像一個巨型肉包在夜裡翻轉不停。

 

就當金海幾乎擋下對手的所有攻擊時,一隻金箭偏離多數攻擊的方向直接射向剛被知秋放上馬背上的舞洵,金海直喊:「小心!」

知秋當機立斷翻上馬推開舞洵,但無奈箭更快,推開了舞洵的知秋來不及躲開這一箭,這箭就直直的卡進知秋的右手臂,而這時候金海注意到了對手的位置就位於客棧的屋頂,腳一踏把剛剛擋下對手的箭全部震起。

 

:「讓你看看鐵腳佛的威力!」語畢,金海用自己的腳一箭一箭把金箭踢還去給屋頂的黑衣人,迫使黑衣人中斷了接下來的攻擊。

:「知秋..知秋..你沒事吧?」舞洵闌珊含著血的靠近知秋。

 

知秋中箭之後並沒有慌張,馬上扯下自己右手臂的衣服檢查傷勢,而這時候舞洵、金海都注意到了知秋右手上的紋身,那是一隻怒斥張飛的鳳凰,而至於為什麼能明顯看出是隻鳳凰呢,是因為這紋身在發紅,在這黑夜當中如此的明亮。

 

金海並沒有驚訝太久便道:「這箭不能拔,快上馬,等那人換好位置之後,我們就沒有機會了!。」說完就把兩人拉上馬,知秋咬著牙單手駕馬,就這樣三人奔向前面的樹林裏面去。

 

而在客棧屋頂上,黑衣人又再次拉滿弓瞄準了三人,忽然一手擋住了這黑衣人。

 

:「不用了,沒想到釣出了這樣個寶物,他們還有用。」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4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