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 「灰袍行憎」第十八章 客棧


大霧環繞著樹林,舞洵獨自在霧中行走,步履闌珊的她最終跌落在一棵大樹旁邊。

 

舞洵扶著大樹,目光尋著樹根往上,畢竟在大霧之中能爬到高處,那會是很好的定位,但如果是能讓人看出樹幹盡頭的霧,也不算大霧吧。舞洵看了幾眼之後便放棄,想要站起來但突然感受到背部無比的疼痛,舞洵下意識的摸了一下發現手都是自己的血,才回想起被鐮刀砍的事情。

 

對阿,自己幫正楚擋了一刀,那應該是死了吧,想想真不值得,自己怎麼就為了那個臭小子,真是浪費這麼好的裊娜女。想到這,舞洵剛剛所有的害怕、恐懼都消失,畢竟都死了難不成還能在死一次嗎?  

就當舞洵想一鼓作氣站起來之時,腳邊淹出黑色的液體,而這些黑色的水上升速度非常快,舞洵很快就發現自己的雙腳已經被困在黑水當中且拔不出來,就這樣黑水轉眼就要淹過舞洵,舞洵心想難道真的要再死一次?  



:「阿!。」 舞洵眼前一亮,就發現自己躺在床上,旁邊沒有樹林也沒有大霧,腳下更沒有剛剛的黑水,但舞洵回過神就發現自己身前有一個人,而且自己竟然衣衫不整,上半身已經被掀開,嚇得舞洵又是大叫。

 

:「你是誰? 你要做甚麼阿!。」順手就要打一巴掌,卻沒想到被那人一手抓住。

 

:「別動。」

 

此時舞洵才看清楚眼前的人是知秋,但是就算是葉成,自己也不能就這樣隨便被人看光阿!

 

:「知秋...這是哪阿,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沒想到你是這種人。」

 

知秋並不理會舞洵,反手就點住了舞洵的穴。

:「這裡是山下的客棧,妳的傷有點嚴重,師叔已經先幫妳用針擋住寒氣,但是我們必須馬上趕到九佛寺,不然妳的傷會更嚴重,因此現在妳不要亂動,過兩時辰我們就出發。」

 

知秋一向說話都如此,更嚴重的情況是指會喪命,但是否能到達九佛寺知秋自己也不清楚,與其把活著的希望交給傷患本身,不如還是自己承擔吧,況且對於知秋來說本身自己就是充滿謎團的人,為什麼總是做那種夢,又為何對葉成的背影如此熟悉,這些知秋都想查清楚,無奈不能下山,所以剛好借這次機會,雖然不知到從何查起,但能下山總是第一步。

 

正當知秋一邊沉靜在自己的思路,一邊灌輸真氣給舞洵的時候,發現舞洵臉整個都紅了起來。

:「妳怎麼了?」

 

舞洵腆腆然然的說:「你...你還敢問怎麼了?像我這樣的少女..可是從來都沒有被別人看過身體,你就這樣拿走了....這我以後怎麼見人,怎麼嫁給葉成!!!」

 

知秋一聽心想還是應該把舞洵的傷勢告訴她好了。

 

而忽然房間外有腳步聲走過,知秋馬上示意舞洵不要出聲,就聽到一個粗曠的聲音大喊

 

:「少俠,少俠!姑娘還好嗎? 咱們客棧的食物可好吃了,剛好這幾天也沒甚麼人,要不要我幫你們炒一桌大菜讓姑娘補一補阿?」

 

:「不用了!我們等等就要啟程了」



:「甚麼阿?我以為你們小倆口要在這待上一晚呢!」

:「沒有,我們還有要事。」

 

那個粗曠的聲音音量又更大了。

 

:「這樣不行阿,你們看起來是繁華門的人,要是不好好招待你們,我這客棧名聲可就毀了阿。」

知秋轉頭看了看炷香,算了算時辰便說

:「掌櫃,這樣吧,您幫我們弄兩碗溫酒,這樣也不算辜負您的好意。」

 

:「哈哈哈,少俠果然識貨阿,小店最好的就是酒,我這就去,您二位先休息。」

 

等掌櫃的腳步聲走遠後,舞洵才開口問知秋。

 

:「你為什麼要拒絕他阿,我們有這麼急嗎?」

 

知秋沒有理會舞洵,繼續盤點自己的銀針,舞洵看知秋沒理會她便急了眼了。

 

:「你到底甚麼意思,從剛剛到現在就只說了傷勢嚴重,其他的都不說,上來就脫我衣服。」

 

知秋沒回話,拿起銀針然後露出一種詭異的微笑對著舞洵的嘴巴比劃了一下,意思是安靜點。

舞洵有點被嚇到的繼續說,

 

:「你...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怕你嗎?我跟你說我們現在是同一條命,你不跟我說從我昏倒到這裡之間發生的事情,萬一遇到危險我很有可能會錯判情勢把你害死。再說.....你如果堅持要封我嘴,我一定會大叫。看是你的針快還是我的叫聲更快! 」

 

知秋看了看舞洵,嘆了氣收起了銀針。把之前的事情跟自己的判斷告訴了舞洵。

 

我趕到現場的時候,妳就已經被砍傷了,正楚後來也昏倒。智天師叔馬上給妳用了織命針,但無奈我身上的針已經給別人用完了,所以就只剩一針,然後師叔叫我順著東側書樓的密道下山,下山之後東邊有一客棧,會有人接應我們。但是我到的時候客棧沒有任何一人,剛剛那個掌櫃也不像接應之人。說完,知秋便把舞洵的點穴解開。

 

舞洵弄弄衣裳說:「暗號是甚麼?。」

 

知秋看著她一臉疑惑。

 

:「暗號阿! 接應的暗號,不然怎麼清楚是接應的對象。」

 

知秋搖搖頭表示沒有暗號。

 

舞洵這時候左思右想了一番,甩了甩亮黑的頭髮。

 

:「如果沒有暗號,那我們不應該馬上離開這個客棧。」

 

知秋攤手表示願聞其詳。

 

:「你想想,師叔是一個足智多謀的人,所以他忘記給你暗號的情況不太可能,而師叔又這麼自信的直接叫你帶著我過來,那就是接應的人應該能分別的出來誰是師叔派過來的。但是你說從我們到這裡到現在,客棧除了我們就只有掌櫃而且不像有別人來過,那大概就是兩種情況。」

 

這時候知秋似乎注意到了門外面好像有人靠近,馬上從兜裡滑出三根針,而舞洵根本沒注意還繼續分析情況。

 

:「第一種,就是這裡在我們來之前也被襲擊了,你想如果朝廷是有預謀的襲擊,肯定早就把周周圍都控制住了,所以接應的人很有可能也因此躲起來,那我們應該設法跟他聯繫而不是馬上離開;第二種就是他根本就還沒有到,我跟你說阿,人常常把事情想得過於複雜而忽略了最基本的可能性阿! 他可能就是遲到了。所以兩種情況下來,我們都不應立即起程。」

 

舞洵自己說完之後好像又想到甚麼說...

 

:「阿....我剛剛錯了一段.,萬...萬一接應的人被朝廷殺了呢?」

 

知秋又看了一次門外,發現沒有動靜懷疑是自己聽錯了。

其實舞洵的分析並沒有錯,但如果這裡真的已經被朝廷控制,那這裡反而不會這麼冷清,而且朝廷並不會殺了接應的人,而是控制他釣出他要接應的人。可是這客棧卻一點人都沒有,這是最詭異的點,客棧很可能發生超乎接應的人能掌握的狀況,所以他躲了起來,而且是真正的躲起來,以至於到現在他都沒有任何的提示。

不過人生也的確如舞洵所說,大多時候我們下意識的希望這世界發生的事情沒那麼簡單,因為如果事實是簡單的卻不如我們的意,那是多麼傷人的事情呢,就是老天不順你,然而你連一點可以改變、掌握的機會都沒有,因為就是這麼簡單的事情。然而事情變糟的過程多半是因為一些已經發生且無法改變的前提。

 

知秋嘆了口氣:「妳分析的不錯,最理想的狀況我們應該安兵不動,但無奈我們沒辦法。」

 

這次換舞洵一臉疑惑了,已經知道最理想的步驟,當然要用最理想的辦法啊

 

:「妳快死了。」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4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