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狐狸小屋

以狐狸小屋為名,寫下雜亂的人生,雜亂的學途。

金斯伯格遺缺 最高法院派系存亡戰


哈佛大學美國政治研究中心與哈里斯民調(Harvard CAPS/Harris Poll)連月為美國總統大選進行追蹤民調,結果顯示,最多選民認為新冠肺炎疫情議題最重要,經濟政策則排第二。兩黨候選人的競選策略亦反映相同趨勢,共和黨川普打經濟牌,攻擊對手拜登是極左共產分子,將要破壞經濟;民主黨拜登則指摘川普要為抗疫失敗和經濟蕭條負責。然而,當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病逝消息一出,這兩大議題都要讓路。

當然,要待9月至10月的民調結果出爐,才有更準確對比。觀乎美國的傳媒和網絡風向,移民、槍管、同性戀權利、墮胎、女權等具爭議性議題忽然再次佔據主要版面。須知道,根據上述民調,今年除了有15%至25%受訪者依然認為種族和移民是最重要議題外,槍管則只有約9%,女權介乎3%至4%。

制度使然 兩黨誓不退讓

要解釋這次轉向,就要明白最高法院的角色。它是美國最高級別的法院,對所有法律問題和案件有最終決定權。

儘管憲法沒有訂明,但經過1803年馬伯利訴麥迪遜案(Marbury v. Madison)後,它可謂自行賦予有裁定法例是否違憲的權力。

槍管、墮胎等富社會爭議又敏感的議題,固然在國會引起議員激烈討論,可是決定權更多在最高法院手裏,例如近年裁定同性婚姻合法,就成為全國50個州份的法律。最高法院也能裁定行政命令是否合法。

2017年總統川普針對中東和非洲7個國家國民的旅遊禁令,就被州法院和聯邦上訴法院裁定須暫緩執行。結果,最高法院以5比4,准許執行部分禁令。

如此大權落在9位終身制的大法官手中,他們由總統提名,再經參議院以過半數通過任命。他們的權力、任期和任命方式,令最高法院成為兩黨必爭之地。川普上任後已任命了兩名大法官,保守派與自由派的比例為5比4。金斯伯格屬自由派,若川普任命保守派法官填補,比例就會拉闊至6比3,保守派將在未來數十年擁有壓倒性優勢。

或影響幾代人 催票效果強

假如你是保守派或極右選民,過往看着自由派推動同性婚姻合法化,把謀殺胚胎說成墮胎權利,意圖謀奪憲法賦予你擁有槍械的權利,還想容納更多移民來搶飯碗搶資源,無視移民和黑人對社會造成的威脅,又高舉女權,削弱由白人男性主導的優良傳統。你很可能會想,終於等到今次把國家從道德衰落之中拯救出來的難得機會了。

假如你是進步派選民,經過前人多年努力,好不容易有些成果,但社會仍充滿不義,歧視社會少數的問題依然嚴重,甚至威脅着他們最基本的生存權利。一旦保守派進一步控制最高法院,別說前人成果能否保存,往後要推動社會進步簡直難上加難。更甚者,若你屬於那些社會少數,你的生活在可見將來都無法變好。

因此,對不同價值觀的美國人來說,由哪派取得最高法院優勢是存亡之爭(existential)。總統極其量執政8年,最高法院的取態則關乎未來數十年意識形態、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走向。

川普心裏明白,不論抗疫怎樣失敗,經濟再差,打造史上最保守的最高法院,就是其支持者眼中最亮眼的政績,所以毫不猶豫,甚至早已準備好提名新人選。至於共和黨的考量,可能比川普看得更長遠,反正川普目前民調落後,以此催票也好,否則日後以最高法院牽制拜登政府亦可。

川普求速決 為連任添保障

今年大選還有另一盤算,川普早已把郵寄投票說成舞弊,若大選結果有爭議或「被引起」爭議,最高法院很可能像2000年般負責定奪誰當總統。共和黨多一個朋友,就多一個勝選保障。

對於民主黨,大法官任命危機,或能助拜登彌補弱項,動員進步派和年輕選民含淚投票。不過,目前最重要的是民主黨能否阻止共和黨在大選前完成新大法官任命。

回看歷史,當總統和參議院多數派同屬一黨時,確有在選舉年任命大法官的先例,但最短也距離選舉100天。有美國傳媒統計,整個程序平均需要71天。假設川普於本月26日公布人選,離投票日只有37天,但離新一批參議員上任及川普本屆任期結束則分別還有99天和116天,加上共和黨人透露已點好票,憑着deadline fighter的決心,即使川普輸了大選,在他卸任前完成任命大法官,也並非不可能。

民主黨可嘗試拉布,亦有意見認為只能尋求取得下屆參議院大多數議席,透過增加大法官席位來抵消這次任命。

總統大選已進入大直路,此刻爆出大法官任命風波,突顯在現時制度之下,最高法院無可避免成為黨爭戰場。

制度問題,當然是政治問題,早已心知肚明的政客,又何苦還在高呼不要政治化呢?


後記

這次終於記得把特朗普換成川普。我是香港的寫作人,謝謝台灣的讀者支持。共勉。 

希望你喜歡我的分享,我會繼續努力 :)

還有更多內容在我的 網站 | IG | 臉書專頁 ,歡迎大家來逛逛。


還有一種觀點沒能寫進去。有種看法是厭倦了最高法院多次跌入政治旋渦,認為制度出問題,加上國會議員無能怕事,動輒將有爭議的問題統統交給最高法院處理,而避開在國會辯出個方案來。這不但令最高法院愈來愈重要,派系鬥爭愈來愈明顯,更令政客毋須有政綱,毋須著手討論和解決有問題的政策。因為,最後只是在選舉年承諾會按派系投票選大法官,似乎就已經足夠。這段片充分表達了這意見:

不過,沒詳談這種論調,是因為大法官的終身任期真的很要命,派系控制可以長達數十年;而由於最高法院的確在一些很有爭議而且與意識形態極為相關的事。人們未必在經濟政策、外交政策上有明確的意見,卻在意識形態、信仰、價值觀上有分別。制度固然是問題,而這制度讓民眾兩極化的爭議放到最高法院一鎚定音,當下不爭也得爭。

最高法院待審的案件之性質:

  1. 警權和使用武力問題  Torres v. Madrid (10月14日)

  2. 移民 Pereida v. Barr, attorney general  (10月14日)

  3. 同性戀權利  Fulton v. City of Philadelphia (11月4日)

  4. 醫保 California v. Texas (11月10日)

  5. 數碼私隱 Facebook, Inc. v Duguid (12月8日)

如果想了解美國的最高法院的任命、任期、職能如何令它身陷黨爭,最好的方法相信就是和其他地方的最高法院比對一下:

WHY US TOP COURT IS SO MUCH MORE POLITICAL THAN UK'S


本文章發表於:時事

加入160

狐狸小屋

追蹤 15 鼓勵作者

以狐狸小屋為名,寫下雜亂的人生,雜亂的學途。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2 則回應

匿名

2020-10-05 14:12 #1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20-10-08 18:44 #2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