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July77

愛遊山玩水喜吃喝玩樂 但大量時間都宅著看美劇看電影追時尚 還有一點假假的文青魂

論張愛玲<傾城之戀>中的感情意識


整理雲端,看到以前還是學生時寫的小論,雖說有點不堪,但也是自己的孩子。放上來跟大家分享一下,格式的部分暫先不調整了,就當為自己的過去留下紀錄。


一.前言

    張愛玲,1920生於上海。1943年春,獲得上海著名作家和編輯周瘦鵑賞識,1943年~1944年兩年中,連續發表多篇短篇小說一舉成名,包括《沉香屑第一爐香》、《傾城之戀》、《心經》、《金鎖記》等。

   張愛玲是五四文學之後崛起的最被看好的作家,而夏志清先生也特別為她寫出篇幅極長的評論,關於張愛玲的傳記、文章分析、個人傳奇皆有許多專書或論文,很少作家能夠如此廣泛的被討論,而且歷久不衰。

    在蕭雅玲的試論張愛玲<傾城之戀>與<色,戒>中的新女性形象>中認為<傾城之戀>的文本「表面上具有言 情故事的架構,我們卻看不到愛情的描寫,只看到 男女之間的挑逗、陰謀及計策。」而陳炳良教授的< <傾城之戀> 的形態學分析>的文章中寫出:張的筆下,女性都是為了生活的保障而選擇結婚,所以她自己也戲稱這些女性為「女結婚員」,張在小說裡對於愛情與婚姻無情的嘲諷戲弄,將婚姻比喻為長期的賣淫,強烈流露出她對於婚姻愛情的不信任,盡而讓小說的結局都趨向於悲涼無奈。

    在肉慾橫流的歡愉背後,所呈現的空虛與寂寞;人性在無盡的等待下,所得到的惘然感受;在拜金主義下,親情的荒腔走板、婚姻的荒謬可笑;人言之可畏、禮教之吃人等等,在在都有她對生命的精彩諷諭,這些情結是否也出現<傾城之戀>與其他的小說文本中?

    張愛玲是如何寫范柳原及白流蘇這對戰地戀人。在張的大多小說中,結局往往趨向無奈悲戚,但<傾城之戀>不然,因為太平洋戰爭的爆發,促成了一對”剪不斷,理還亂”的戀人走向看似圓滿的結局,男女主角各懷鬼胎,想的亦不是自己的利益,許多研究論文都指出<傾城之戀>的結局幸福快樂且圓滿,但是是對於這對戀人的圓滿呢?又或只是單白流𤔡逃離家裡找尋歸屬後的成功的圓滿呢?

    本文運用細讀法,深入小說文本中,逐一看男女主角的心境,並加強對於女主角的分析,以獲得解答。

 

二.

     在張愛玲的故事中,總是找不著所謂的『圓滿』。 不論是<金鎖記>,還是<沈香屑>,縱使當中男女間擦出了火花,卻總經過三番兩次的波折―不管是心理亦或是環境,而走入悲涼的結局裡。但<傾城之戀>,雖然當中白流蘇及范柳原的相戀也是一波三折,但終究有情人終成眷屬。可是,這樣的圓滿結具卻讓人感受不到歡樂跟祝福,看到的只有世道的蒼涼與無奈。

    小說背景是於1941 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前與後,上海與香港兩個城市的淪陷,造就了一個女人的愛情。上海為了『節省天光』而將時鐘撥快了一小時,然而白公館卻說:我們用的是老鐘,我們的十點,是別人的十一點。顯然指出這家人的『過時』。

    在上海這樣的新興城市,舊的新的混雜而模糊,白公館就代表了:封建,守舊與傳統。白流蘇的婚姻失敗,在那半舊不新的中國社會,終究只能回到了原生的娘家。本以為是回到一個庇護所,卻受盡兄嫂奚落和冷言冷語的排斥,連自己的母親也無法為她撐腰甚至是放棄,流蘇驚覺到她所剩的只有自己。

    改變的契機來自於幫妹妹說媒的徐太太, 失去丈夫等於失去自尊―一個女人,再好些,得不到異性的愛,就得不到同性的尊重。在鏡中看著自己的流蘇,還好,還年輕的。然後笑了,不懷好意的。她要用她的,也是那僅剩的貌似年輕的肉體為自己謀最後一條生路。

    當流蘇認識了范柳原,知道他對女人是說慣了謊的,她要當心,因為她是個六親無靠之人剩下的只有自己。可是流蘇卻決定孤注一擲,她要賭賭看,如果堵贏了,在這個家便能立足也能替自己出了胸中的悶氣。在那親情淡薄的家庭,看盡冷暖後的流蘇,她只能為自己多想一些了。

    然而在第一場的賭局,流蘇是輸了。在香港和范柳原的那一個月相處,曖昧的話語,成雙入對的進出,造成了大家覺得她是『范太太』的錯覺;范柳原沒有推辭,白流蘇也只能順應。范柳原沒有阻止亦沒有給予任何承諾。流蘇絕望的掉入了尷尬與不堪的境地。

       在張愛玲在筆下常能看到她賦予女主角對自身的堅持,卻也有對於世道的無奈及妥協。面對范柳原的漠然態度,流蘇錯愕無奈,回到上海後的壓力,讓流蘇更是要瀕臨崩潰。但她還不願意放棄:

        她未嘗不想出去找個小事,胡亂混一碗飯吃。再苦些,也強如在家裡受氣。但是尋了個低三下四的職業,就失去了淑女的身份。那身份,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尤其是現在,她對范柳原還沒有絕望,她不能先自貶身價,否則他更有了藉口,拒絕和她結婚了。因此她無論如何得忍些時。

忍耐壓抑中,流蘇決定賭上最後一把,果然不久後范柳原來了電報要她回到上海。但她早沒有了第一次那歡愉冒險的心情,流蘇的所有堅持,不為的就是等待范柳原的呼喚,可是家人的反應卻讓流蘇倍然痛苦:

       

    熬到了十一月底,范柳原果然從香港拍來了電報。那電報,整個的白公館裡的人都傳觀過了,老太太方才把流蘇叫去,遞到她手裡。只有寥寥幾個字:「乞來港。船票已由通濟隆辦妥。」白老太太長歎了一聲道:「既然是叫你去,你就去罷!」她就這樣下賤麼?她眼裡掉下淚來。這一哭,她突然失去了自制力,她發現她已經是忍無可忍了。

    她失敗妥協了。回應范柳原的呼喚,只為逃離一個不堪的環境作不得不的選擇與妥協。固然,有人說女人是喜歡被屈服的,但是那只限于某種範圍內。如果她是純粹為范柳原的風儀與魅力所征服,那又是一說了,可是內中還攙雜著最令她心痛的家庭的壓力。

 

三.

    張愛玲在散文《對照記》,其中的一篇〈關於「傾城之戀」的老實話〉寫到:我喜歡參照的寫法,因為它是較近事實的。〈傾城之戀〉裡,從腐舊的家庭裡走出來的流蘇,香港之戰的洗禮並不曾將她感化成為革命女性;香港之戰影響范柳原,使他轉向平實的生活,終於結婚了,但結婚並不使他變為聖人,完全放棄往日的生活習慣與作風……。

       其實,范柳原和白流蘇之間,在香港淪陷前,兩人的關係已經進退兩難,膠著其中,瀕臨臨界點。流蘇機關算盡,心力交瘁,但這段愛情的主導權始終在范柳原的身上。范柳原的一聲令下,流蘇在這場愛請賭局裡馬上就能出局,只要他狠下心離開,流蘇就會在眾人的鄙視及閒語中度過餘生。

    但突來的戰爭,香港的攻陷,讓范柳原意識到,白流蘇如同在汪洋中的一支錯過就不再浮木,戰爭推了他一把,使他注意到了流蘇的重要性。身處於混亂的時期,心靈上的無依及生理上的孤寂,讓范柳原有了失去就不再威脅,所以他放棄自身的高傲,選擇了白流蘇:他不過是個自私的男子,她不過是個自私的女人。在這兵荒馬亂的時代,個人主義是無處容身的,可是總有個地方容得下一對平凡的夫妻。

    范柳原與流蘇彼此間對『愛情』秉持的態度與觀點從頭到尾都不一樣,而范柳原更知道流蘇的最底限在哪裡。卻因為戰爭的催化,范柳原決定放低自己的標準,包容流蘇的不完美,接受流蘇的不足。戰爭讓愛情屈服了,愛情卻也幫助他們度過現實的苦難。正因為最後的傾城,他們才有戀愛才有圓滿。時代推動了他們的愛情,也讓他們明白,生命之於時代,畢竟還是太過渺小。沒有戰爭,這份愛情就不會有結局。

        而范柳原與流蘇在戰爭前,之所以會走到僵局,是由於兩者都拒絕退讓,范柳原拒絕以婚姻為前提的戀愛,而流蘇拒絕以戀愛為前提的婚姻,雙方各自有堅持及顧慮。可能也因為如此,范柳原才會對流蘇說:「流蘇,如果我們那時候在這牆根底下遇見了,也許你對我會有一點真心,也許我會對你有一點真心。」

    戰爭之前,流蘇賭輸了,因為范柳原並沒有給她預想中的承諾;但是,香港淪陷後,流蘇贏了,贏得比想像中還要更多。她贏到了婚姻,她更贏到了真正的愛情,即使她從來不敢設想。沒有戰爭,就沒有流蘇要的圓滿。流蘇的孤擲一注縱然替她掙到了想要的,卻也莫名的使人感覺蒼涼及悲哀。

    如果「城」在文本中象徵的是保護,那麼流蘇在「家中」是感受不到那份安全感的,所以流蘇的出走,是為尋找一個真正的安身之地。而范柳原極可能就是她最後的籌碼。

    可是在與范柳原一來一往的刺探與攻防中,流蘇就各方面而言都是失敗者;突如其來的戰爭,奇蹟地成為她反敗為勝的轉捩點。戰爭爆發,炸毀了香港,炸毀了文明世界,也粉碎了人與人之間的自私、貪婪、虛偽。一切攻守策略都沒有用了,流蘇才體會到患難見真情,一開始只想要安身之處(即婚姻)而不要愛情的流蘇,和只要愛情卻並不想要婚姻的范柳原,都因此打開心房。真正地戀愛、結婚。  

    這堵牆,不知為什麼使我想起地老天荒那一類的話。……有一天, 我們的文明整個的毀掉了,什麼都完了——燒完了,炸完了,坍完了,也許還剩 下這堵牆。流蘇,如果我們那時侯在這堵牆根下遇見了……流蘇,也許你會對我 有一點真心,也許我會對你有一點真心。   

    對於范柳原和白流蘇來說,他們所要追求的都不過就是自己的歸屬:安全感和信任感,可是彼此卻無法卸下武裝,不願將自己交託給對方,卻都一味地期待對方能全權交付給自己戰爭卻讓他們彼此都對對方放棄自己本來的堅持並接納不完美的彼此。戰爭毀了文明,毀了墻,毀了這座城,卻也為流蘇,為他們建起另一座城。

    這是兩個「不徹底」的人「不徹底」的故事,看似圓滿的結局下有太多不完美的瘡疤。張愛玲這樣的寫作,同情兩個自私的男女,在亂世中想做一對平凡夫妻的卑微心願;卻又嘲諷兩人終究無法擺脫命運環境的控制,無奈地順隨時勢而浮沉。

    他們悵惘最後妥協,在時代的驅使下不得不做出選擇。愛情裡的忠於自我或為對方放下身段把他們逼上絕境,相對也給了他們轉機。這說不上喜悅,也說不上悲涼,圓滿得結束,卻也只是『圓滿』而已,我們感受不到其中的幸福快樂。也許,這正是所謂「蒼涼」的意義吧,如同張愛玲所說的:『生命像一襲華美的袍,上面爬滿了蝨子』。

 

四.結語

    本文以細讀法逐一探討情節與其人物性格,筆者認為雖然在一切的情節下,起初看似范柳原居於優勢而白流蘇只是一介為了男人而妥協的女人;經過層層的分析解讀,白流蘇的豪賭是不是可以被認為是女性的自我意識?流蘇迫於情勢,屈於當「情婦」角色的同時,心底也想著:沒有婚姻的保障而要長期的抓住一個男人,是一件艱難痛苦的事。

    但她承認柳原是可愛的,因為她給了他從未體驗過的刺激。這樣看下來,文本認為張愛玲應是有意讓小說結局有情人終成眷屬,並非只為了給讀者完整圓滿地交代,而是對白流蘇的「個人」一生的追求做圓滿的書寫。

    小說文末說戰爭成全了流蘇的願望,強調於女主角,卻輕描淡寫地帶過了范柳原,本文在小說中無法確定范柳原是否就真的覺得圓滿,又或只是一個對於時代低頭委全的男人?

    美好的結局,時代背景卻滿目瘡痍,靠著一座城的淪陷來踡一段感情,這也是另一種張愛玲式的諷刺,至始至終貫徹她對婚姻與愛情的看法。

 

參考書目.

專書

  1. 張愛玲、宋淇、宋鄺文美,宋以朗主編,《張愛玲私語錄》(臺北:皇冠叢書出版社,2010年7月)。
  2. 張愛玲,《惘然記》(臺北:皇冠叢書出版社,2002年典藏版)。
  3. 張愛玲,《對照記》(臺北:皇冠叢書出版社,1992年7月)。
  4. 陳靜宜,《張愛玲長篇小說的女性書寫》(臺北:文津出版社,2005年)。

期刊論文

  1. 蕭雅玲,<試論張愛玲<傾城之戀>與<色,戒>中的新女性形象> 雲林,國立虎尾科技大學 第二十八卷第二期 (2009.6) 頁57-70。
  2. 陳炳良,<傾城之戀> 的形態學分析> 中國,嶺南學院中文系系刊 第三期 (1996.3)頁59-67。
  3. 高全之,<張愛玲的女性本位>,《幼獅文藝》,第236期(1973.8)頁3-18。
  4. 微雲,<《張愛玲短篇小說選》中的女人性情與主題>,《書評》,卷期23(1996.8)頁5-8。

 

學位論文

  1. 王欣怡,<張愛玲《傳奇》小說之諷喻研究>(玄奘大學中國語文學系碩士,2008年)。
  2. 陳姿如,<張愛玲《傳奇》小說之愛情觀研究>(雲林科技大學漢學資料整理研究所碩士,2010年)。
  3. 許秋蓮,<張愛玲《傳奇》悲劇意識研究>(高雄師範大學國學教學碩       士,2011年)

本文章發表於:書籍

加入231

July77

追蹤 6 鼓勵作者

愛遊山玩水喜吃喝玩樂 但大量時間都宅著看美劇看電影追時尚 還有一點假假的文青魂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