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沃德 Myworld

大家好!我們是沃德,來自鳳梨大學的國際新聞團隊。用大學生的觀點,帶給您最深度的觀點。

新聞產業於商業結構下的濫觴


圖片來源:《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

「記者平均智商三十」

「少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

記者於現代社會成為多數人開玩笑的職業,在搜尋引擎打出「記者」二字,接連出現的是貶低記者的字眼。
 
2014年一位TVBS記者於合歡山報導當天積雪狀況,為了證實積雪厚度將溫度計插入雪堆,此報導刊出後立刻引發民眾討論,認為此行為有違新聞專業,甚至有民眾說:「台灣記者不意外。」一竿子打翻一條船的評論充斥社會,越來越多人排斥從事新聞產業,認為台灣新聞生態每況愈下。在這則新聞案例中,筆者認為記者一職普遍被大眾貶低的情形,實際上是受到「商業結構」帶來的負面影響,新聞產業中的生產者-「新聞工作者消費者-「閱聽人」之角色共同影響媒體生態。
 
圖片來源:TVBS
 

商業結構影響了新聞產製過程的時間與金錢考量

自由時報工會理事鄭鴻達說:

「以前記者的工作像是『貓抓老鼠』,等待半天捕獲一隻大獵物;但現在卻像『打地鼠』,哪邊有動靜就要趕快反應,大海撈針般地撈著網友會喜愛的資訊『但多數時間撈到的只是垃圾』。」

新聞產業自戒嚴時期結束後,以市場機制運作,為了成為市場先鋒,每一家新聞媒體都在「搶快」、「取得獨家」。「即時性」成為新聞核心,新聞產製過程因為時間壓力,限制新聞呈現,讓台灣新聞常常出現斷章取義、未經證實、缺乏新聞貢獻的狀況,然而資金問題也成為新聞工作者做不出高品質、有內涵新聞的理由。
 

消費者與生產者間產生的誤會

新聞產業中,我們可視新聞工作者為生產者,而閱聽人則擔任消費者的角色,新聞工作者需要考量閱聽人喜好及狀態,以提供適合的新聞資訊,但我們是否曾經想過,雙方的需求在商業結構下,事實上是遭到了誤解?

– 被收視率制約的生產者 –

在知名連續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提到,沒有收視率,怎麼會有錢去買外電新聞呢?然收視率調查,真的能反映出觀眾喜好嗎?
 
圖片來源:《我們與惡的距離》粉絲專頁
 
國立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管中祥說:
「收視率僅代表資訊選擇,而非人們的愛好,且台灣調查收視率的方式是透過AGB尼爾森在隨機抽樣的台灣人家中裝設『個人收視記錄器(Peopo meter)』,但仍會因為隱私等因素,被拒絕安裝,這種調查方式的信、效度可能遭質疑。」
 
筆者認為,在不夠嚴謹的調查方式之下,這些數據確實不具代表性,但根據國際新聞記者翁琬柔在《身為國際新聞記者》一書中提到,「香港反送中事件延燒的同時,六月十二日台灣藝人阿翔外遇的花邊新聞卻佔據台灣各大媒體,當天的谷歌每日搜尋趨勢中,『阿翔』的相關消息排行佔據第一,高於『香港』、『反送中』的排行榜第二、三名。」
 
顯示知識性或資訊性的新聞已無法吸引閱聽人,各家媒體為了符合閱聽人的需求,紛紛推出有爆點、「腥羶色」的新聞,以維持商業結構下的資金需求。
 

– 藏在收視率下的思辨能力 –

「閱聽人不是不想選擇深度新聞,而是他們擁有分辨錯誤資訊的能力。」

一則深度報導,可能涉及不同領域的議題,如政治、生態、科技…等,記者通常是就讀大眾傳播、人文、社會科學等科系出身,在不具備專業知識基礎下,他們搜集資料、獲得正確知識到產出新聞的時間,並不符合商業結構下的「即時性」,因為對他們而言這是學習一項新知的過程,深度新聞的製程及難易度與即時的八卦新聞或行車記錄器新聞相差甚遠。
 
筆者曾於台視新聞中部中心實習,當時觀察文字與攝影記者合力做出一則深度報導要花上一整天的時間,而其餘僅一分半左右的即時新聞,則花兩小時就能完成,一天可以產出約四則即時新聞。
 
記者可能為了在短時間內將新聞產出,缺乏足夠資訊,提供了錯誤的資訊,對於某些擁有相關知識的閱聽人而言,確實有違新聞記者所該具備的專業形象,這種負面觀感也成為閱聽人不願觀看新聞而影響收視之原因,所以筆者認為,不得以收視率就一概斷定閱聽人不喜愛吸收深度新聞,而忽略了藏在收視率下的因素。
 

– 收視率誤會消費者的需求 影響新聞內容 –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劇中擔任新聞台主管的宋喬安說:「我們Daliy新聞,是要做給一般的觀眾,一般觀眾只有七歲的智商,只有國中的程度。
 
新聞工作者的工作是要將各領域知識轉化成七歲智商的孩子都能了解的新聞,這種對閱聽人的定位,可能導致新聞工作者降低他們製作新聞的品質,結果便成為閱聽人反稱「記者平均智商三十」、「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筆者認為將閱聽人定位為七歲智商的做法,一方面是因為已將閱聽人斷定不喜愛深度新聞,一方面是為了符合商業結構,使記者在產製新聞時可以朝向簡單卻不太「營養」的內容,因為他們需要轉譯的時間會大幅縮短。
 

促使媒體改革 你我都有責任

目前新聞所面臨的商業結構問題,造成雙方之間的誤解,使閱聽人對新聞產生不信任感、有理想抱負的記者受制於商業結構做不了他們真正認為有新聞價值的新聞。記者所做的新聞有時是聽命於上級長官的指派,加上即時新聞的時間限制,新聞工作者的工作量不堪負荷,可能對工作缺乏熱情,自然難完成質量兼具的新聞,使得新聞逐漸成為大眾不願收看的媒體,記者也成為大眾不願從事的行業。
 
國際新聞記者翁琬柔稱:
我絕無把『垃圾新聞太多』的責任都加諸於觀眾的意思,但是,要在台灣掀起媒體改革,閱聽人還是有力量的。
 
媒體承載著公共性,被視為國家的「第四權」,服務對象為全體民眾,負責幫助人民監督政府、了解社會現況,她也提到Postman及Powers在《如何看電視新聞》(How to Watch Television News)中對閱聽人的勸告,閱聽人若能跳脫被動的資訊接收者,主動堅守「絕不低估商業的力量。」「看電視節目時,一定要有『什麼是重要的』堅定信念。」兩項原則,是閱聽人能為媒體產業進行改革及認清的第一步,然而筆者認為最重要的還是能設身處地去思考每一項產業可能遭遇的困境,倘若新聞工作者與閱聽人都認為台灣新聞媒體需要改革,有共識則應共同解決,而非一昧於網路抨擊,才能避免仇恨言論造成社會分化、新聞媒體持續惡化的現象。
 
 
 
資料來源:
電子資料:
https://bit.ly/3bUbxLA 台灣的媒體記者水準低落是大家的責任
https://bit.ly/3bKWhk0 我們的數位環境:媒體環境(Media Environment)
https://bit.ly/2Hy7aYE 「即時新聞」成癮 台灣媒體慢性自殺
https://bit.ly/2SPYO3Q 破解收視率迷思
https://bit.ly/2u4hRyQ 糗!記者溫度計錯當尺 網友笑翻
https://bit.ly/2wq2NMT 媒體以群眾募資維運的效果與限制
參考書目:
翁琬柔《身為國際新聞記者》
Neil Postman, Steven Powers & Jeff Riggenbach《How to Watch TV News》
參考電視劇:
公視《我們與惡的距離》
 
-By vivi

本文章發表於:觀點放送

加入406

沃德 Myworld

國立中正大學

追蹤 198 鼓勵作者

大家好!我們是沃德,來自鳳梨大學的國際新聞團隊。用大學生的觀點,帶給您最深度的觀點。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匿名

2020-03-27 16:18 #1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