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症的成因與治療(吳宗憲事件)


動態牆上刷著吳宗憲批評憂鬱症患者「不知足」的消息,大家都點出了這個評論顯而易見的謬誤。女人迷的專欄寫著:「憂鬱症的終究原因是腦內神經傳導物質:血清素、正腎上腺素、多巴胺、腦內啡的分泌異常。」

這讓我想起當初會從較科學的、生物的角度看憂鬱症,是從林奕含開始。前陣子有個朋友問我是否有確診過什麼?我說我不想看醫生。她告訴我吃藥很有用,她如果沒有吃藥就會想自殺。如果我沒有什麼大問題,那很好。

其實我覺得現在社會幫憂鬱症患者去汙名化的方向就如林奕含在臉書上說的:你不要告訴我糖尿病或中風了用勇氣來治療。然而我認為這樣的觀點其實是有一脈絡的,與其說去汙名化不如說去責任化,那是因為在最初有一種不正常的欲加之罪,因此在將其「矯正」回來需要更大的力道,也就是:這就是生病了要吃藥,請你閉嘴。當一旦有人說吃藥是治標,憂鬱症患者心中會自動翻譯:你是要我有勇氣。

可是吃藥的確是治標沒有錯。這不只是憂鬱症,即使套用在任何病症都是一樣的。好比說,如果你的病因是長期飲食過度油膩,即使病治好了,不去改變飲食習慣遲早也會生下一次病。又或者說,如果你家旁邊就開了幾家工廠,長期飲用有毒的飲水,吸汙染的空氣,即便長期接受治療、服藥,身體也會持續承受新的傷害。就我的觀點,如果要用更科學的、生物性的,或者物理性的,它就像跌倒,如果憂鬱症患者生活在一個會不斷給予新的創傷的環境,而這個創傷不是抽象的,是會傷害他的腦部,又或者其他我不知道的細微的結構。憂鬱症患者好像生活在一座充滿危險的野獸,滿布荊棘的熱帶雨林──請讓我走向高緯度地區吧!請帶我去冰島吧!請讓我享受在永晝與永夜,請讓我捕捉極光吧!可是這就是小眾,這就是某種藝術的菁英,一旦你身為那話語權較少的,或者那不值錢的,其實在這社會底下的活動空間,或者伸展空間,就是無我容身之處了。

當然我所說的這或許又是較狹隘的,特定族群。但這之中闡明的一個觀點是,憂鬱症要說是某種分泌異常,那會導致這分泌異常也必有其成因,就好像熬夜的肝,抽菸的肺,等等。腦也是會受傷的。

 

(這以上是我自己平時的胡思亂想,並沒有嚴謹的根據。)


本文章發表於:心情

加入212

畫一片麥田

世新大學 廣播電視電影學系

追蹤 40 鼓勵作者

生,活。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匿名

2020-03-20 17:05 #1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