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語言

文理雙棲的讀書人

【觀點】文理組爭的是什麼


在剛剛成為文理雙棲的人時,我很興奮也很喜歡探討這個問題,在那之後,進一步投進學術跟學習裡面,發現似乎有更大格局跟重要性的議題值得去注意後,關心就少了。

 

現在我想試著回頭探討這個問題,不全盤否定任何一方,就我的經驗盡可能提出一個客觀的視角,或許在過程中,也跟讀者一起再次思考。

 

我在高中其實是理組,在成長過程中也被師長視為在這方面相對更有天分,後來因為興趣轉投向商科。

 

後來的我,其實也感受跟接收到了身邊人的一些不滿意,也慢慢接觸到了社會上對於文理組的不同聲音。

 

企管系的迷惘:多數人不確定自己的專業在哪

我首先進了企管系,其實我很喜歡企管系的課程地圖,對於商科相對完整的點出了可以鑽研的面向。企管系雖然常常被虧說樣樣通,樣樣鬆。

是一個假議題,也是一個制約,對於企管系思想上的制約。

在課程地圖上我們有比較多機會勾勒出商學的全貌,找到需求、合理分配資源、平衡效率跟效能,它提供了很多專業技能的敲門磚。在多數的嘗試裡,去找到自己有熱情的領域,摸索出自己的熱情跟方向。在學校的授課不是限縮自己未來的充分理由,學校提供的師資與教育應該是加分,而不是自我設限的認為成就僅止於此。

 

商學其實本質上就是一個滿足他人需求與交換的過程,從被動學習走到主動學習,觀察社會上存在的客觀需求,公司如何營造一個客戶願意付費的環境,持續的接觸,讓學習融入生活才是這個領域真正的其中一個課題。

 

政治系:半自學的出路

在大二之後開始修政治,也有進一步深化包含經濟跟社會學在內的一些知識。在政治系我看到的是被進一步放大的格局。如果說企管系更偏重於內部環境、產業、競爭者、供應鏈等等。政治跟經濟就是更偏重於外部環境的思考。包含了文化、法律、政治、外交博弈的進一步討論,由外而內的提供我本科更多思考。

它們達成了很多面向上的互補,學習的相輔相成讓我認知到學習並不是零和,嘗試了其他面向的學習不必然會縮減對本科的認識。

跨出自己的本科系,跟他科系的人能夠共享對於事物的分析視角與價值觀,回頭也更能夠用不同的角度,對自己原先的所學有新一層的理解。

 

電機系的自信與果敢:撐起臺灣的梁柱

在大三之後雙主修電機系,商管學到的是應用,電機系則是在應用之下,對於科技的進一步理解與認識。如果說歷史的學習,讓人類在時間軸上面回顧越遠之後,對於前瞻越遠的造就。對於基礎知識的理解,其實也是讓應用能夠更進一步帶出我們創意的基石。好的基石能夠讓我們站的越高,看的越透徹。

 

除此之外,我看到的是師生義無反顧的自信與要求。臺灣以半導體相關產業出名,臺積電作為產業領頭羊的歷史,讓電機系的老師更敢於去要求學生,而在某些方面上嚴而近乎苛的要求,反過來也讓學生對自己的科目更有自信,成為一個良性循環。

那回到問題,文理組之爭,爭的到底是什麼?

是價值?

:理組生就是一群宅宅,不懂溝通不會穿著的宅宅。

:文組生就是數學不好,連電腦都不會買。

是產值?

:歹謝,理組生薪水就是比較高啊。

:屁咧,我們出來專門當老闆發薪水給你們這群工程師。

是知識?

:理組生只懂技術啦

:文組生只是比較會背啦

 

 

 

看到這邊,或許你開始注意到一些問題。很多觀點都是單方面對另一方的指責,兩邊鮮少有正面的交集。它不是客觀的比較,它是「爭」。

不過爭執的聲音真的不少,也不需要全盤否定這樣的刻板印象,畢竟一個印象的出處跟被強化的理由必定有它的原因,讓我們先退回來從頭定義這個問題,我們到底學到了什麼?

迷思:理組只懂技術,沒有創意

這是一個非常大文組對理組的迷思,理組在訓練上,至少電資的科系很多課程都要設計所謂的專題。跟文組的報告有些許不同,專題是要運用我們的所學從無到有的設計一個作品。

例如程式設計,用程式設定參數跟矩陣,用類似設計一個遊戲的方式模擬水族箱或農場。

又或是電子電路,設計一個運用數位邏輯閘的電路。

還有所謂的畢業專題等等更高規的專題。

在這些學習過程裡,產出的原創性相較於收集文獻與資料等等的彙整型報告還要來的高,其實理組的創意學習模式只是方式不同,我想並不會真的有創意缺乏的問題。

結構認知:理組人或許真的更擅長理解社會科學

承續前面的例子,在工程的學習上,舉例電路或程式,我們要設計不同的參數或不同的元件特性。在進一步的結合這些參數,組合成工程,謂之結構。

先累積對每個組成部分的充分理解,才有機會變成組合與工程。這結合了三個要點,結構、參數與互動。當我們進一步把工程的理念放大,我們從文組的學習當中。管理是一項公司的內部工程,我們可以把組合的單位看成每個部門或組織成員,將每個部門的互動關係優化、調整,以便達成目標,是管理的其中一種形式。我們也可以用類似的方式理解社會結構,包含匯率、稅法、金融、人力網絡、軍事、產業。

要理解社會或管理問題,結構認知會是一個很有幫助的基礎能力,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理組的朋友更善於去拆解問題,指出問題的核心。事實上,例如我們學校的教授,也有很多是理組轉文組的佼佼者,或是理組轉文組後大放異彩的人,可以知道理組的培訓對理解文組問題是有幫助的。

培育理組人才需要更多的資本參與

此外,在相關的文章裡,通常比較沒有提到的是,培育理工人才的過程,是需要很多資本設備協助參與的。如化學、物理、電資等等的理工相關科系。相對於多數文組科系,過程通常需要培訓的器材,例如實驗室、電路板、元件耗材。這些其他成本,包含設備的更新,都讓理工人的培育需要比較高的門檻,也有比較高的花費。

 

培育理工人理論上需要更多的花費,在培育上的門檻,讓理工技能天生就夾帶了某程度的稀缺性與額外成本。

文組的時事關注與視角多元

時常跟雙方對話,企管或是其他相關科系的朋友,通常更願意去關注時事,在對時事關注的頻率比較高的情形下,對於同樣一件時事或事件,他們通常在判斷上面比較不僵化,願意接納新的訊息,這也讓他們的視角比較多元,看事情有很多不同的角度。

 

例如將近的選舉,在討論意見的過程中,理組的朋友有時會憑藉著對人的刻板印象下判斷。但文組科系的同學在接納意見上豁達很多,也較不武斷。

文組優勢:找到共識的能力

結合上述,文組其實有很大的優勢是彼此協調與找到共識的能力,在協作或凝聚的過程中,所需要的不只是共識,而是彼此切割與理解出個別在意的點,針對不同面向的資訊進行吸納與思考,藉由正反不同的資料持續訓練心智能力,是社會與人文科學不斷在訓練的事。

每種理論、文章或角度都必然的包含著作者的視角與有色眼鏡,這篇文章也不例外,包含著一定程度的正確與失誤。但吸收不同的視角,可以在不對每個觀點全盤否定的情況下,接納並融合出自己的觀點,是我認為優秀文組必備的能力。

 

 

在臺灣,像臺北大學這麼高度偏向文組的大學不多。我自己有時覺得,北大生很多都帶點焦慮與憂鬱的特質。除卻法律或是會計等科系之外,由於很多科系學習的出路不明確,有時我們會被社會歸類成一群比較會念書,但不確定專業能拿來做什麼的學生。

 

我在文組的修課裡面,鮮有教授會在課堂上跟學生探討畢業出路。而電機的教授對探討出路就很大方,超過一半的老師都會在學期的前幾堂課跟學生探討薪資,在教學跟訓練學生的過程中也更敢於去要求學生。

 

這反映的是心態上的一體兩面,電機對於自身專業領域的自信,跟企管對於自身專業的些許迷惘跟無所適從。

 

文理的要求的難度不同,無可避免的,理組有更高的要求與更穩定的出路。但文組所需要培育的核心競爭力,是建立在基礎被要求的學習上後,自身額外進取的主動學習。文組跟理組,是個真實的議題,但他同時也是一個假議題。他真實的面向是確實要求跟訓練的方式有所不同,但他假的面向是我們必須先自問自身所付出的努力與要求的水準是否充足。

 

文理其實就是選擇,即便有考試制度與權重,但實質上沒有人阻擋我們選擇其中任何一個,差別僅在於做出選擇後,後面所付出與獲取的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在自己有熱情的領域裡,爭取自己的頭角崢嶸。

 

【影視分享】
 
【大學讀書會】
 
【時事分享】

本文章發表於:觀點放送

加入355

C語言

國立臺北大學 企業管理學系

追蹤 399 鼓勵作者

文理雙棲的讀書人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2 則回應

原子筆

2018-10-22 13:44 #1

很認同!

0

匿名

2018-10-26 21:58 #2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