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餓愛

願世間所有一切皆能夠被珍惜,期待世界和平的奇異少女。

《淺談壓力》被賦予了多少的期待?


↑放個貓貓可愛一下,因為這篇可能會有點沉重(圖源:網路抓的)

這篇可能講的會很沉重,或許不是你的生活經歷,但是這些事情可能是存在的。

很想講講《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這本書/或者劇,但是由於我只有看過預告片,就沒有膽子繼續看下去了,但是或許有空,我會找時間把他給補完的,可能個劇評或者是影評書評上來,反正這件事情是有點遙遙無期啦XD(抬頭觀望欠給朋友的<親愛的初戀>跟<鎮魂>的影評和書評)。

很多時候其實我都在想,如果當初我勇敢一點是不是會比較好一點,這樣的勇敢一點不是對於事情的處理方式強硬一點,畢竟我已經做到了我那個時候最好的決定的,我從來不去為過去的事情後悔,因為後悔畢竟於事無補,我能做的,只能是讓現在不去後悔XD

所謂的勇敢一點,是向權威講出我的感受。

這樣講起來可能有點抽象跟矛盾,但是為什麼我不能講?

也沒有說不能講,只是讓我講不出來,跟我知道,我講了之後一樣沒有用,你的習慣可以改,他們的習慣永遠改不了。

不知道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你可能不想去做這件事情,但是或許是你可能很想去做某件事情,但是你的家長、你的周遭等等等,可能叫你一定要去做,不然就是不要去做,更弔詭的是可能他們還沒有做過,他們甚至比你更不瞭解對於事情的風險和投資。(我說的是相對客觀的事情,並非是違法行為。)

像是你可能想去染個頭髮,他們可能會說,染頭髮不好傷髮質(而這件事情你也知道,但是你只是想去做這件事情),跟他們說你只是想去換個造型嘗試一下什麼的,但是他們卻說你是不是對自己的外貌很不自信什麼的,這樣不好喔!你不應該因為自己不自信所以去傷害自己....諸如此類。(???)

其實我只是想去染個頭髮而已,沒有什麼不自信,就像是一種想法而已,就像是我今天想吃鍋燒意麵,可能隔天想吃水餃這樣。

所以我講了,但是我換來的是。

你怎麼這麼說不聽,就跟你說染頭髮對髮質不好了,你到底有什麼毛病,書不好好念,整天去想說要染頭髮,不是都已經讓你去穿耳洞了嗎???

這其中的邏輯我已經不想再說什麼了。就很像我的家族群組會出現因為有同性戀所以愛滋病比例提升這種事情一樣,有時候不是不想溝通,是有的大哥大姐根本不帶腦子出門,又喜歡用輩分、年齡跟身分壓人,所以你的輩分、年齡跟身分跟你嘴巴說出來的事情到底有什麼關係,可以出來解釋一下嗎????這其中到底什麼血緣關係,我書念得少但是也不能這樣呼嚨我。

我天生是個左撇子,又小時候不太聰明、不愛念書(亂七八糟的書倒是看得不少),又很愛吃所以長大發福,長相是天生我控制不了,總而言之就是一個平凡甚至又胖又醜的小屁孩,小時候不知到哪裡來的自信,總是覺得自己長得還可以,起碼是能看的那種。

所以我被強迫我必須要每天用右手抄一篇伊索寓言或者是格林童話,如果字太醜了就要重寫。

作業也是,小時候總是會天天檢查作業,要是字寫得太醜,作業本就會被撕掉,不然就是會被擦掉,沒有寫完不能睡覺,每次總是要拿好多錢去合作社買新的作業本,卻因為胖不好,所以看到零食都不能買。

我的成績一直以來都很不好,應該說,起碼在我媽的眼中很不好,太偏科也太不穩定。

國中也不負眾望的去了資優班,成為了最後一名。

所以也理所當然的,考上了一間超級三流的社區高中。

慶幸的是我考上了我想要的大學,雖然不是我第一志願的科系,但是起碼我學到了很多,也找到了自己要什麼。

那我媽的期待又是什麼呢?這當中或許你覺得很合理,但是我覺得很痛苦,無關對錯,只是我剛好不適合走她想讓我走的的路,僅此而已。

期待她的女兒當個傳說中的天才資優生,可以不用補習就擁有好成績,要求不多,考個全班第一名就好。

期待她的女兒可以乖乖聽她的話,當個樸實文靜賢慧的好女孩,會煮飯會打掃都不需要教,最好是還不會頂嘴。

期待她的女兒可以是個不需要運動就會瘦的女孩,纖纖細細的腿和有曲線的腰好像都不用練,天生就要有一樣。

期待她的女兒在別人眼中很漂亮,因為化妝是妖豔賤貨在做的事情,她的女兒必須要表現文靜優雅不三八,大前提是要素顏。

期待她的女兒有很多才華,但是既不培養只會碎念,標準的佛系培育法,時間到了,女兒自然都會了。

可能是我沒有她聰明,所以我做不到她的要求,而我真的盡力了,我不得不承認,我的能力就到這裡而已。

我有一度因為長時間使用右手寫她交代的作業,左手寫學校的作業(不然真的會來不及寫完),導致我看見筷子的時候我真的慌了,兩隻手都像是不是我的一樣,不論拿哪一隻手,我都沒有辦法控制細緻的動作,像是回到了小時候重新學習拿餐具的時候一樣,我握住了,但是我卻夾不起任何東西,那是我第一次對她的控制感到畏懼的時候,那時我國小二年級。

我回到房間大哭,為什麼會這樣?

失去能力的感覺很難受,尤其是當你已經認定你會這項技能,但是你在逐日失去它。

很多很多事情,讓她逐步對我失望。

我是個愛慕虛榮的女孩,有新的自動鉛筆就想要放在鉛筆盒裡面天天看到它、想要天天用,看到漂亮的衣服跟洋裝會想穿,看到零食會想吃,看到漂亮的東西會佇足腳步,想要多看一眼,慾望太多,讓她很失望。

我曾經迷茫我為何而唸書,因為大家都念嗎?可是我不想阿,因為我知道那個時候的我根本吸收不了,有的東西不是接觸久了就一定會懂,有時候真的需要時間跟經驗,我當年努力念的三角函數,我那時怎麼念怎麼不懂,可是即便我現在大學了,已經兩年多沒有接觸數學,但是我重新去學的時候,輕輕鬆鬆就可以解題,我很清楚的認知到那個時候的我根本吸收不了,為什麼我要去做那麼浪費時間的事情?

為什麼不相信我?

不相信我的感受、不相信我可以做到、不相信我對你說的話呢?就因為我是個孩子嗎?

是沒有錯,我考上高中之後,我開竅了,我拿了全班第一、減了20公斤、不再追求美麗的裙子、不再去大聲說話、想要去當個有能力而且溫柔的人,試圖的往那條路邁進,我以為我這樣可以脫離苦海。

但是我越走,我的壓力就越大。

只要退步一點點、只要多吃一點點、只要稍微大聲一點點,就要被譴責。

如果早一點開竅,我是不是就可以去好一點的高中?

如果早一點減肥,我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受到霸凌跟羞辱?

永遠都不夠好,念的大學太遠,念得科系太冷門,是不是又胖了,是不是成績又退步了,為什麼意識形態跟家裡不一樣了。

期待越來越多、壓力越來越大,我要應付學校作業,還要應付家裡,解釋著為什麼我要去拿藥、解釋著為什麼我想去交換、解釋著為什麼我要去考證、解釋我遇到性騷擾那天我真的沒有穿什麼很暴露的衣服。

是不是遇到困難只會以憂鬱症的名義替自己開脫?

我很努力了,但是因為不是天生,所以可以給我一點時間嗎?

讓我看自己喜歡的書、做自己喜歡的事、看自己想看的電影、找一個自己喜歡的男朋友,可以嗎?

不帶批評,真正的尊重的那種。

她曾經說過她不認識我了,我已經不是她熟悉的那個我了。

我變得太自我,學了穿搭、學了化妝、學會了懶惰、學會了為了自己的意識形態付出,所以她不熟悉我了。

很多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外地念書的子女應該大部分都會想家的,但是我只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起碼我房間的門不再需要24小時開著,而老媽不必敲門就可以走進來質問你在做什麼。

活了18年以來,第一次知道什麼叫隱私。

回想起來都隱隱作痛,這該怎麼辦?

可能我的問題沒有其他人嚴重,但是痛苦這件事情到底是不能比較的,去比較誰比較痛苦也只是在增加自己無所謂的優越感跟展現已經喪失的同理心。

被賦予的期待是一種無法卸下的重量,像啞鈴一樣的一直增加,卻從此死黏在上面。

但是這個問題卻是無解的。


本文章發表於:閒聊

加入196

餓愛

國立東華大學 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兼修華文系

追蹤 494 鼓勵作者

願世間所有一切皆能夠被珍惜,期待世界和平的奇異少女。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3 則回應

匿名

2018-07-20 16:36 #1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8-07-20 23:54 #2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8-07-21 01:37 #3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