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鐘鐘

多談論自己可能是隱藏自己的一種手段。_哲學家 尼采

【觀點放送】頂大與學店只是社會的樣態而已


 

頂大與學店只是社會樣態的一個縮影罷了。

大部分的人並不知覺,因為他們未曾在不同的社群裡流動。那為甚麼不流動,因為很難、沒有共鳴、沒有話題,所以不會有相處,沒有相處就不會有流動,大家就此作罷。

倘若有在這之中流動過的人,就只會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孤寂,因為你會發現自己並存在兩個世界之中,你學會了兩種生活的模式,並能剖析這之中的差異,再者更能懂得在正確的時機下,向對的人說對的話,這時頂大與學店,對這樣的人來說就不再重要,因為這樣的人看見了一個社會的全貌,也看見了未來的富人、中產和被資本社會所奴役的勞動者之間的關係,所以這已經不是頂大與學店存在的問題,更精確地說頂大與學店只是社會樣態的一個縮影而已。

我們都會長大,總有人會是富人和窮人,在中產階級長大的我,以前都非常的好奇,富人到底是怎麼過的,但其實答案早就在學生階段時,就已經有了非常驚人的答案。

在這個版上的神人,多數是那種把自己生活排滿,事事做好,並同時擔任起不同社會腳色的學生,而這樣的訓練不就是那種高階經理人(有錢人)的生活樣態嗎?中產階級,平常耍廢,但是段考時仍會認真地為考試做準備,把自己生活過好過滿的人,就好似我父母一樣,沒有太多對學習的渴望,但是會做好教育子女和工作的本份;被奴役的勞動者,可能就有兩種,一種因為出生背景的因素,所以不得以世襲了勞動者的腳色,另外一種,從中產階級過渡到勞動者,卻一點知覺都沒有的人,這種類型的人可能多數很難承受巨大的轉折。

回到主題,「誰是頂大?誰是學店?」,台灣沒有頂大,也沒有學店,因為台灣的大學就社會結構的一個區隔而已,然而每一項區隔會讓天生被注定分類在此區隔的人,很難進入另一個區隔,中間的阻礙有家庭、環境等不可抗力之因素,而通常要意識到這點,才能加以突破,如果沒有突破,就只會固守在自己的舒適圈當中,享受著自以為是的優越而已。

舉兩項極端的例子而言,多數頂大的學生早已把參加各種社團活動、比賽和教家教等,視為一種正常的生活樣態,但這時卻有另一批所謂私立科大的學生,他們因為家庭因素,甚至種種複雜的原因,被迫或必需性的成為了一個萬能的打工達人,而通常在這兩端的人,一種認為汲汲營營進入大企業本來就是正常的,因為自己在學習,另一種因為豐富的打工經驗,看盡了中產與勞動者的世界,也認為這樣的生活是正常的,但他們卻未能觸碰到知識型的「菁英」所操弄的資本世界,因此社會的區隔就此形成,勞動服務所訓練出來的邏輯,以及菁英教育所具備的邏輯,在同樣一個資本社會裡,非常直接的能影響他們的財務收入和社經定位,於是社會開始推溯他們的教育背景,而頂大與學店的區隔也因為兩者之間在社會中所扮演的腳色而固卓。從這樣的一個例子,也只是從「學生在學參與活動的類型」這個維度,論證頂大與學店可能有的區隔,當然還有更多的因素影響著頂大與學店之間的關係。

那如何打破頂大與學店的區隔呢?了解自己和實現自己好像才是最終的出口,即便筆者也還在這個階段學習,但我認為這是唯一能跳脫社會區隔的唯一辦法,即便這個世界就是被菁英給主宰,但是當自己了解自己和實現自己,並且成為了一個具備特殊能力的角色,這時就不會成為菁英者的奴隸。

頂大和學店並不存在,真正存在的就是社會的特殊結構而已,而這個結構,讓我們有意無意地成為了頂大或學店的受教育者。


-


本文章發表於:觀點放送

加入330

鐘鐘

淡江大學 企業管理學系

追蹤 682 鼓勵作者

多談論自己可能是隱藏自己的一種手段。_哲學家 尼采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5 則回應

匿名

2017-11-07 #1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7-11-07 #2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7-12-02 #3

鼓勵了作者

0

小波

2017-12-18 #4

我覺得這篇寫得很棒欸!但不完全同意~

社會資本、經濟資本、文化資本三者是環環相扣的,我不認為社會結構短時間能夠被打破,因為即便是「了解自己和實現自己」,被啟蒙的時間點、選擇的可能性、過程的難易度,也會跟家庭背景有極大的關聯。

我家裡務農,介於清貧跟中產之間,但還是讀了頂大(大一領全額補助,後來開始打工或家教),我確實觀察到階級和教育存在明顯的正相關,從國中畢業時全班只有我一個考上公立高中,然後驚訝地知道高中同學幾乎都是都市孩子開始,我就意識到社會結構帶來的資源分配落差很嚴重,而且階級複製這件事情是真實存在的,卻也因為這一路認識不少比背景比我更窮困但又卓越的人,我認為體制教育已經是促成流動最有希望的出口了,雖然目前的評選機制仍不夠完整,至少已經讓有一些人透過努力還是有機會翻轉困境(但比例仍然少)。

最後我想說的是,只要資本主義還是主流,貧富差距和階級複製就是必然,而即便這個世界就是被菁英給主宰,也別忘了庶民仍佔了大多數,如果越多人的認知可以升級,有整全的教育體系和社會機制來支持,那麼就可以從拉近文化資本開始落實,或許未來每個人都得以在差不多的時間點了解自己、實現自己,並且真的是一分耕耘就有一分收穫。

0

匿名

2019-08-14 #5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