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一百零六章.反其道而行


◎第一百零六章.反其道而行

 

      若儀從原蒼界步出,看到的便是三人自各個方位竄出。

      伏辟看了她片刻,才說:「如何?」

      若儀似是有些困惑地動了動身軀,說道:「說不明白,總覺得哪裡怪。」

      碧塵禹聞言走上前去,將手搭上若儀的左肩,靈力也藉機流淌而過,半晌後搖搖頭說道:「沒有異常。」

      他們點點頭,伏辟便化去了海礫珠傳訊,四人沿路折返。

 

      四人並未駕著碧塵禹回去,畢竟太過顯眼。順著正常步伐回程,直到他們收到了靈魚的訊息,如燕琴所料已至西晨國境內,接近黃延城,時間為未時五刻。

      伏辟捏碎了靈魚,面色有些陰鬱地說:「雲霰、雲霙和懷清真人恐在靜壇宗遇難了,讓我們前往支援,楊織大人與羽衣珩不久後會和我們匯合。」

 

 

      他們調轉了方向,往東南方疾行而去。

      當他們抵達平河鎮之時,已是申時四刻,四人看著與自己擦肩而過的另外四人,互相交換了眼神,便迅速回過身棲身上前攔了去路。

      對方四人有些戒備地盯著幾方人,伏辟便臉色平淡地說道:「雲霙真人的弟子?真人在哪?你們又為何獨自行動?」

 

      幾人愣了半晌,領頭人便說道:「你們是何人?」

      伏辟皺起眉看向他們,想起了此前無殤交代的話語,從懷中取出了通行玉符在手中晃了晃,低聲說道:「在下伏辟,我們奉雲霽真人之命前來搭救,雲霙真人現在何處?你們可曾見過雲霰真人?」

      剛剛發問的人這才歛下焦急慌亂的神色,看了半晌,領著他們回到客棧之中。

      「伏道友,方才多有冒犯還請見諒。在下是師尊門下的大弟子顧明,師尊與師伯共同潛入了靜壇宗,讓我們在外守候等待消息,且讓懷清真人的弟子負責傳訊,可是我們等了許久也不曾等來消息,直到不久前師尊將燃靈符化去,我們這才想著趕緊回雲無門。」

 

      若儀與伏辟對看一眼,伏辟便問道:「雲霙真人將燃靈符燃去的時間點是何時?」

      顧明:「大約是未時一刻左右。」

      伏辟又蹙起眉,試圖弄明白其中緣由。依照方才楊織大人的訊息來看,掌門雲淞真人告知殿下的時間點為未時三刻,也就是說他尚有能力可以傳訊告知弟子離開?那麼魂燈受到影響的原因是被害受了重傷,還是說另有玄機?

      若儀對著顧明說:「那雲霙真人可有交代甚麼?」

 

      顧明看了眼打扮奇特的若儀,這才微微頷首回覆道:「師尊曾說倘若眼下境況不佳,便會以這種方式讓我們盡速趕回雲無門請求協助,並且防止節外生枝發生意外,造成更多的傷亡。」

      伏辟聽完後大致能明白意圖,他讓弟子回門,一是因為真人無力對付,二則是因為弟子們恐怕也無法有所助益!

      他剛想回話,便見一旁的碧塵禹站了起來,抽動著鼻子嗅了嗅。路卿華見狀,語氣平淡地說:「誰來了嗎?」

      碧塵禹點點頭,說:「是楊織和羽衣珩的氣味。」

      三人頷首,碧塵禹便獨自出了結界。麒麟獸特點明確,不僅是嗅覺靈敏,治療天賦也極佳。

 

      半晌後兩人跟著碧塵禹一起回來,伏辟便站起身相迎,拱著手喚道:「大人。」

      顧明與其他三人面面相覷,不明所以地跟著站起身,隨後才想起了此人是傳說中無殤身邊的神將。

      楊織朝他們頷首,交換了兩方消息,伏辟便開口說道:「屬下是想,有沒有可能他們拘留住兩位真人是別有目的?倘若昨日已被囚禁,目標是雲無門,那為何今日才下手?又或者發現了兩位真人,不趁早解決還要留下後患?真人們的修為並非擺設,要讓他們連傳訊都無法,想必還找來外援,那麼這目的顯然並不單純。」

      楊織像是明白了他話中之意,皺起了眉宇說道:「你是說,你推測他們的目標並不是雲無門,也不是忌憚雲無門,而是另有所圖?」

      他點了點頭,又說:「我估計就連真人的魂燈出現異常,恐怕也是刻意為之,有可能是─」

      一旁不曾插話的路卿華竟打斷他的話語,接續說道:「為了讓掌門知曉,且此事與魔族有關,他要讓主上參與其中,派出神族人協助。」

 

      幾人陸續都勾起嘴角,楊織便接著開口對顧明說道:「接頭人沒有出現,說明極有可能出了意外,但你們都沒事,想必他們尚未發現你們的存在。」

      顧明身旁的三師弟李亞德不由得自額角沁出一絲冷汗,巍巍顫顫說道:「楊道友,其實我們方才……」

      顧明轉頭瞥了他一眼,似乎不太贊成他將接下來要說的話說出口。李亞德感受到略帶指責的目光,剎是把想說的話給咽了回去。

      伏辟看了兩人一眼,淡漠道:「你們看見了魔族人。」李亞德聽著他肯定的話語渾身一僵,下意識地看向顧明。後者輕輕嘆了口氣,才嚴肅地開口對伏辟說道:「我們見過幾個人,看他們前行的方向應該是靜壇宗,且看著我們的眼神別有深意,卻不確定是不是魔族人。」

      楊織聞言皺起眉,想了片刻說道:「倘若真是魔族人,他們沒有對你們出手,而是繼續趕往靜壇宗,那想必是他們料到了雲無門會派人進行救援,需要提前佈署。又或者是─」他的目光掃向在場所有人,最終將目光落在了伏辟身上,沉聲說道:「要讓我們自己露出馬腳,釣出雲無門背後的大魚。」

 

 

      李亞德霎時臉色翻白,這才有些害怕地微微顫抖了起來。

      楊織像是沒把這人的情緒放在眼裡,接著說道:「若真是如此,我們也無法保證你們能夠順利回到雲無門,如今之際,倒不如放手一搏。他們既然能夠困住三位真人,或許也能困住所有人。」

      「我對靜壇宗內部熟悉,可能就得麻煩你們四人和我一起確保其他門內弟子的安危。羽衣珩也和我一道,伏辟你們四人則負責去解救三位真人。」

      他話語方止,羽衣珩便很沒形象地扯了扯本就鬆垮的衣裳,慵懶道:「三位真人可能被關在何處?容易設下陷阱嗎?」

      楊織始終是無法習慣他這般浪蕩模樣,有些不耐地蹙眉,想到無殤還特地讓他照顧好羽衣珩,心裡就特別不是滋味。他看了他一眼,對著伏辟說道:「靜壇宗能夠藏人的地方不多,昴印想必還會顧及自己在宗門的地位,更不會想讓弟子察覺到他私下囚禁了雲無門的長老。因此最有可能的位置,便是位在宗門深處的櫻吹谷。」他將櫻吹谷大致情況說了一番,便接續說道:「周遭沒有太多可以藏匿的位置,就怕他們陣仗過大。」

      他的目光移轉到顧明身上,問道:「你們見到的一共幾人?」

      顧明脫口而出:「看得見的有五人。」

 

      伏辟的臉色難看了起來,說道:「假設只有五人,靜壇宗內原本需要對付的人數,若以最理想的推測來看,也許是和三位真人一樣人數,至少三人,那麼就有八人。倘若三位真人沒有能力反擊,相當於我們四人要帶著三個重傷之人對抗八人,或者更多,那根本就─」

      路卿華深沉的嗓音帶著一絲不容察覺地慌忙,說:「根本就沒有勝算。」

 

      楊織看了一眼若儀,沒頭沒尾地說道:「可有辦法適應?」

      若儀一愣,瞬間明白他的話語,頷首說道:「沒問題。」

      伏辟思考了半晌,接著說:「我們來時並未有人跟蹤,也就是說他們興許還不知道我們是幫手,或許我們可以反其道而行。」

      若儀看了他一眼,隨後順著他的話語轉頭看向顧明說道:「你們還有雲無門的制式服裝嗎?」

      伏辟與楊織換了個眼神,眸中閃過的讚賞不予掩飾,隨即將佈署做了大幅度的更動。

 

 

      斛刃屹看著斛刃施,說道:「多少人?」

      斛刃施頗為嫌棄地看著他,回覆道:「一共四人。」他話語稍稍停頓,隨後忍不住調侃道:「你能不頂著這麼醜陋的面皮嗎?看得我反胃。」

      斛刃屹翻了個白眼回覆道:「你當我樂意?」

      斛刃施撇嘴一笑,似是不想在聊這個話題,道:「那四人修為不高,想必還有其他援手,不可能只是他們。你有甚麼打算?要是撐不到雲霽過來,人就先行一步被救走了,我們都得死。」

      「雲無門此刻人手欠缺,卻也不會做沒有把握的突擊─」他看向斛刃施身旁幾人,半晌後又轉回頭說:「你怎麼就帶了幾個毛沒長齊的。」

      斛刃施冷冷道:「難不成把菁英全派來送死?要不是魔主執著在那傢伙身上,我們根本也不必在這瞎耗。尊上的囑咐可重要得多,要是違背了尊上,魔主也得死。」

      斛刃屹冷笑一聲,算是認同他的話,剛想回覆,便看見前方來了人。斛刃施“呦─”了一聲,說:「這不是當年那死了爹只會哭的倒霉傢伙嗎?狹路相逢啊。」

 

      伏辟無所謂地笑了笑,說道:「呦─這不是當年說著計劃失敗就逃跑的蠢貨嗎?失敬、失敬,別來無恙。」

      斛刃施顯然沒料到會被反諷,有些惱怒地瞇起眼看他,再看向他的衣裳說道:「呵,原來跑去依附宗門了,怎麼?突然發現古鮫族太子也只是個不靠譜的傢伙了?」

      伏辟的後牙槽輕咬,沒將自己險些失控的表情顯露出來,只是轉了轉手中的水墨劍,笑道:「人啊,總會變的。與其靠一個時刻把自己往死裡推的人,倒不如選個相對安全的宗門去依附,你說對嗎?」

      斛刃施有些疑惑地看向伏辟,不明白此人竟像是真得投靠了雲無門?

      一旁的若儀淡淡地說:「師兄,別跟他們廢話了罷。」她的話語剛止,左手的燁華劍便隨著她的轉身,一股劍氣迅速衝向前方六人。

      斛刃施心中一凜,急忙一個跳躍閃過,這人修為竟與自己相當?!

      若儀站定,劍尖直指前方人,冷聲說道:「師尊在哪?」

 

      斛刃屹聞言一笑,說道:「不曉得這位小道友所指何人?」

      若儀面無表情地看向他,問:「想必您就是棣殷真人?不知貴宗將師尊請去了何處?師伯又在何處?」

 

      斛刃屹心道,原來是雲霙的弟子。

 

      斛刃屹看了看眼前六人,總覺得似乎哪裡不對勁,六個人就膽敢來此?聽他們的話語顯然不知道他們被關在何處,可就只有多了這兩人,到底哪裡來的膽量?還是還有其他人手?那其他人又在哪?

      他的目光落到若儀身上,接著說道:「雲霙真人現下和掌門師兄在品茶呢,幾位小友不妨一起?」

      若儀唇角微勾,嘲諷說道:「真人,您就別兜圈了罷?魔族好混嗎?」

      斛刃屹微瞇起眼,聽著伏辟接續說道:「若我沒猜錯的話,真人早已亡故,是嗎?斛刃屹?」

 

      斛刃屹抽了抽眉角,將手中礙事的拂塵丟卻,轉了轉脖頸,下一刻神力翻湧,顯露出了原來的樣貌。他帶著白毛的雙耳微微抖動,頗有興致地看著眼前人說道:「你怎麼知道的?」

      伏辟聞言只是笑了一笑,說道:「閣下怎麼不問上一問,我們憑何有恃無恐?」

      顧明轉頭看了伏辟一眼,別說斛刃屹他們不明白,連他自己和師弟們也不明白。

      斛刃屹警惕地看著伏辟,後者又接著說:「閣下又可知道─」他拉長了尾音,往前站了一步與若儀並排,他的綠色眼瞳變淺,髮色逐漸染白,似笑非笑地說:「全身麻痺是何滋味?」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兄弟倆又一次浮出水面了。

 

反其道而行嘛~

也就是這樣那樣,再那樣這樣了。 ((喂

 

久違的打鬥場面即將來了,

落花真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啊。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04/11(日)

 

對沒錯落花又來偷偷更新了!

今天意外發現有人打賞,太開心啊QAQ

感謝神仙讀者的支持!!

落花會好好把作品完成的!!

耶!!!

#預告:◎第一百零七章.汙穢

「我算是看出來了,看來你們這些年並沒有多少長進啊。」

 

「有沒有人告訴過你,於打鬥過程中被激怒的人,往往都是輸家?」

 

「表面如何光鮮,也掩飾不住內心裡的汙穢。」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4

落花

追蹤 14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