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一百零四章.鎮靈族


◎第一百零四章.鎮靈族

 

      「師尊,您可算出現了!」

      「曹德?你怎麼成這樣了?」懷清真人看著眼前狼狽模樣的弟子,有些焦急地問道。

      懷清眼前這個抱屈銜冤、滿是傷痕的曹德,讓他實在不明白這些時間他到底都受了甚麼苦楚。曹德又接續說:「師尊,師祖仙逝了!」

      懷清看了一眼旁邊的伯言,有些困惑地問:「師叔?他老人家不是早已經……」

 

      曹德用力搖頭,說:「您說的是之前在外的謠傳吧?那全是假的!我們本來也都不信,不久前我和六師弟經過了櫻吹谷,竟然發現了師祖從谷中出來,滿身是傷,質問大師伯究竟是甚麼時候與魔族有牽連的,隨後就被大師伯給殺了!師祖看起來很虛弱,完全不像是閉關,反而像是被囚禁!」

 

      櫻吹谷是靜壇宗一處靈力充沛的山洞,之所以會如此稱呼,其實是因為那山洞中的高度之深,雙側傾斜的山壁,如若除去洞頂不看,倒真的像是一處峽谷。裡頭有種粉色葉片的靈草,長滿了整個山壁,只要在裡頭催發靈力,那些葉片便會隨之飄動,頗有櫻吹雪之感,是以戲稱櫻吹谷。

      對於清流真人來說,這櫻吹谷無疑是最適合閉關的地方,倘若清流真人被關於其中,也不會有人質疑事實的可信度。可櫻吹谷僅單一入口,如若被迫困於其中,也無從自其他地方得知。

      且師叔假如真是被關,從裡頭出來再因質問昴印真人而被殺也不無可能!更何況他說的話必然有真憑實據,也不會輕易動怒,由此可知師叔若無意外,便是被這昴印所困。而昴印若與魔族勾結,那昴月的死也不能推斷了。

 

      懷清想了想,說道:「曹德,你其他師兄弟們呢?可有被為難?宗內可有其他異常?」

      曹德看了看周遭,低聲說道:「師尊,此處不是討論的好地點,不如您同徒兒先回到宗內調查,徒兒再給您說說這些日子的狀況吧?」

      懷清認為此法可行,最後與伯言一道偽裝成宗內弟子,與自己的三弟子回去了靜壇宗,並且伯言也傳訊回了雲無門。

 

 

      那時已是深夜,曹德領著二人回到了內門弟子的住所,悄悄潛入曹德的房中,兩人便築起了結界,讓曹德將所知盡訴。

 

      當時的楊織離開了靜壇宗,並與伯言和太清碰頭。他的離去曹德其實知道的,楊織在靜壇宗的名氣不小,原因除了他強勁的實力以外,更是因為他深得昴月的重用。

      昴月真人與昴印真人皆是清流真人的弟子,也是當時唯二還活著的弟子。而懷清真人與棣殷真人則為清流真人的師兄,清磐真人的門下弟子,早已故去上百年。

      靜壇宗上上下下一共兩百多人,昴月真人門下的弟子最少,接連兩代,徒弟與徒孫共四十人左右。其中徒弟共十二人,其餘人則為這十二人的徒弟。可楊織的加入卻讓眾人很意外,因為他是昴月真人時隔三百多年又加收的弟子,而非徒孫,甚至修為也頗高,看著根本無須昴月的指導。昴月真人對他很是看重,眾人不明白原因為何,但倘若放到了現在,懷清與伯言必定能夠明白,因為他是前任玄武尊主,他必須要留下楊織的性命,才能間接保住無殤。

      於是楊織的加入成為眾人的焦點,他的資質無庸置疑,懲奸扶弱的義舉也不勝枚舉,宗門內的許多弟子很是敬佩他,曹德也不例外。

 

      昴月的失蹤引起了軒然大波,包含這四十多位徒子徒孫也無不驚慌。楊織趁亂離開,還是因為其幾位師兄的囑託,畢竟他是除了這十二位以外唯一沒有收徒的人,沒有負擔、也相較他們更為機動,想去探查會容易得多。

      昴月真人與懷清真人私交甚好,於是門下弟子的感情也普遍深厚。懷清真人門下徒弟十六人,徒孫加總起來也有五十多人,彼此間交流多,得到的小道消息也多。

      楊織離開過後,便傳出了昴印掌握了昴月勾結魔族的證據,打算將那四十多人抓起來逐一審問,起初他們以為看在同門份上,不會有太過離譜的舉止。誰知道所有人被抓去就再也沒出來,還無意間被曹德的師兄瞧見了扛去掩埋的屍體,才驚覺大事不妙。他們十六人絞盡腦汁,最後好不容易想了個辦法,放走了僅存的一批人,且佯裝成他們獨自設法逃離的假象,並且裝作毫不知情,也未引得其他人的注意與懷疑。

      可他們這一脈弟子畢竟與昴月門下弟子親近,雖說沒有正當理由抓他們,卻還是換個名目幽禁了他們,若非懷清與伯言悄悄闖入了靜壇宗,他們甚至不曉得自己還有多久日子可活。

 

 

      曹德在隔日照常行動,兩人怕被察覺出異常,於是先隱匿於他的房中,直到入夜才動身尋找異常之處。曹德領著二人到達掩埋屍體的地方,趁著夜色昏暗且位置偏僻無人,悄悄掘開了那些厚厚的土壤,底下埋藏的大量屍體讓懷清臉色瞬間慘白,這些人全部都是昴月的徒子徒孫。一張張熟悉的面孔擺在了眼前,彷彿能從中看見這些人生前活潑的模樣,懷清不得不暗自悔恨自己為何不願長住於靜壇宗,竟讓這慘絕人寰的事情降臨到這些無辜孩子身上。

      兩人的直覺反應都是將這些屍首與魔族做出聯繫,可兩人並不會高階“溯魂”術,無法查證他們是否被奪去魂魄,只好先清點人數,最終確定為三十六人,加上放走的七人與楊織,人數總和確實是昴月門下弟子的數量無誤。

 

      他們將土壤覆蓋回去,今夜只夠他們對十三人使用中階“溯魂”術進行確認,明日必須將剩下人做過一遍。

      他們的推測也沒有錯,昴印想必真的勾結了魔族,而那十三人中,每人都有兩種魂魄有異常,如若單看重複的部分,那有六人伏矢魄有恙,五人除穢魄有異,一人屍狗魄和識魂受損,最後一人則為象魂和臭肺魄不對勁。

      可讓他們疑惑的是受害人數一共三十六人,倘若加上逃脫的七人,也僅有四十三人。如若他們每道魂魄需要的是二十五人份,這四十三人顯然連完成兩道魂魄所需數量都不夠,懷清和伯言無法施用高階“溯魂”術,是以無法得知這十三人中到底真正被抽離的是何者,若以他們方才調查的結果來看,想必他們取的至少有四種,有兩種能確定是伏矢魄和除穢魄,另外兩個不確定。

      這樣看來太不符合常理,以人的慣性思維來看,應該是一種極齊了之後才會換下一種魂魄進行抽取,不太可能是隨意選擇,不只容易混亂,更容易有混淆的可能。

 

      可如若是隨機,那麼重複的伏矢魄以及除穢魄就會顯得奇怪了。如此說來便只有兩種可能,假設收集的十種魂魄,各自由十個不同的人分別進行,那麼就不會有混亂的問題發生,又或者這些數量,是用以填滿虧空,補足原先不夠的數量。更有可能兩個都是原因。

 

      也就是說,除去昴印以外,靜壇宗內可能還有其他魔族人。

      於是在隔日確認完之後,他們統計了數量,以重疊者計算,共有十八人是伏矢魄、十一人是除穢魄、四人是識魂、兩人是象魂、最後一人則是除穢魄與象魂。

      他們反覆推敲許久,最終一致認為十道魂魄由不同人收集的可能性為大,於是伯言便傳訊回雲無門,告知魔族恐怕不只一人,並打算留待明日再去櫻吹谷中探查是否有跡可循,卻不知他們的舉動已經被人發現了異常,提前留給了敵人甕中捉鱉的可能。

 

 

      昴印真人叫來了人,臉色慌張地對著前方人說道:「右護法,此舉當真行得通?魔主她又為何要囚住雲霰真人?如此一來萬一開罪於雲無門,本宗何能敵得過啊!」

      這人頂著棣殷真人的軀殼,便是附冥族的右護法斛刃屹,他有些不屑地一撇嘴角,說道:「昴印真人,我們魔主為何下此命令,你沒有資格過問,更遑論去猜疑魔主。開罪於雲無門又如何?只要他雲霰真人在我們手中,不怕引不了雲霽真人出馬,魔主的計畫更是萬無一失,保證能重創雲無門,一旦達到魔主所要求的,好處少不了你們靜壇宗。」

      昴印真人額角冒著冷汗,有些緊張於方才情急之下的失言,說道:「在下並非質疑右護法的實力,可即便我們囚住了雲霰真人,那雲霽真人一來,我們真有辦法解決嗎?魔主大人她、她可有加派額外的人手?畢竟雲霽的修為……」

      斛刃屹冷冷看了他一眼,沉聲說道:「昴印真人,你是否問得太多了?我可不介意替魔主除去一個廢話一堆還只會質疑的廢物。」

      昴印冷汗淋漓地目送他離開,咬牙切齒地埋下怨恨的種子。

 

 

      伯言與仲懷等人並沒有萬玄語靈碧或者如同海礫珠一般能夠快速傳訊的方式,於是一般的通訊方式便成為他們之間無法挽回事態的痛點。雲無門位處北信國,靜壇宗則落座南昌國。兩者的距離讓訊息的傳遞拉長到半天的時間,伯言傳訊為二十四日卯時六刻,當訊息抵達伯言之手已是申時三刻。再將訊息轉派給在未在西晨國的季思,他收訊時為戌時一刻,若他的速度夠快,與伯言他們匯合的時間則大約為次日子時。

      他們所料不假,當他抵達之時,確實為二十五日子時剛抵一刻。伯言與懷清和季思以及四名弟子碰頭,交代事情的來龍去脈,接著便計畫起一同前往櫻吹谷探查。秉持著留有後路的想法,他們一致認同將四名弟子留在靜壇宗不遠處的平河鎮,並讓他們靜候,倘若出了意外,便會讓曹德代替傳達消息。

 

 

      昴印真人頗感意外,他看著落入陷阱的三人,笑著說道:「別掙扎了,在下是萬萬沒想到,竟然還多了一位雲霙真人啊。」

      伯言感受著體內虧空的靈力,萬萬沒想到這手筆,竟是出自鎮靈族。他看著昴印真人說道:「你竟勾結了鎮靈族。」

      昴印真人卻說:「鎮靈族?何族?」

      季思剛想嘲諷他的弄虛作假,就見旁邊走出了棣殷真人,他撇嘴一笑,似乎已經見到了魔主獎賞自己的樣子。他身邊又跟著一人,那人拉下兜帽,顯現出的竟是一張沒了雙眼的臉孔,那眼眶中縈繞著深紫色的氣息,替此人增添一絲詭譎且毛骨悚然的形象。

 

      昴印瞪大著眼看著此人,伯言三人從他的表情中看出來,他想必沒有見過這個人。

      斛刃屹頂著軀殼看向那人,說道:「左護法,許久未見,你這鎮靈咒倒是比當年更加精進了,三位真人竟都拿你沒輒。」

      那左護法扯著沙啞嗓音說:「斛刃屹,你頂著這老道的皮囊做甚。」

      斛刃屹笑了半晌,才說:「左悾埕,你這麼把我本名亮出來可不厚道。我若非憑靠這身皮囊,又怎麼將魔主的計畫順利推行?你當我稀罕這身臭殼子?天狐族人哪個沒有好皮相,你當我樂意?」

      左悾埕不只姓左,也確實是鎮靈族的左護法。鎮靈族的絕技在於鎮靈咒,一但鎮靈咒使用了出來,那中咒之人的靈力必然受到牽制,修為也會等同於虛設。可鎮靈咒施展方式極為繁雜,氣息也是難以遮掩的關鍵,若非這櫻吹谷中的靈草香氣濃重,恐怕也無法同時制住三人。而想要學成此咒術,更需要以雙瞳作為代價,這也是此人眼眶中沒有眼珠的原因。

 

      左悾埕並沒有回話,只是略有不滿地說:「怎會多一人,這樣會影響到鎮靈咒的時效。」

      斛刃屹翻了個白眼,說:「能撐多久?要不先殺了一個省事?」

      左悾埕好似真的在思考他話語的可行性,半晌後說:「……好像會是個好選擇。」

 

 

      昴印在一旁不敢插嘴,被困的三人更是內心思緒紛亂。

      他們三人如今便是任人宰割的魚肉,被牽制了靈力等同於廢人,不管他們是否有機會存活,也只能盼望曹德能順利將消息帶去給四名弟子,讓他們能夠將消息領回雲無門好從長計議。殊不知那曹德已被捕獲,訊息並未傳達出去,可他們並不曉得季思會來此,更不曉得有那四名弟子,這也讓四人逃過一劫。

      斛刃屹想了想,又說:「雲霰和雲霙斷是不能現在動手,那先把懷清殺了你看如何?他沒有用處。」

 

      左悾埕看了懷清的面孔一眼,困惑道:「這人是懷清真人?所以當時墨痕珠神力波動之時,與雲霰一道的就是你。」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新角色左悾埕出現了~

日後他戲份也不少,

甚至有屬於他的小故事,

落花其實蠻喜歡這個角色的XD

 

斛刃屹出現啦,

大家可還記得他?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04/04(日)

  

#預告:◎第一百零五章.馥妖族?

「昴印真人,懷清真人畢竟與你師出同門,你便親自來吧,另外兩人可還有用處。」

 

「與雲霽一道的幾人是何來歷,可有查明白了?」

 

「你還是該笑笑。」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4

落花

追蹤 14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