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ALL

這牆 - 節目資訊

Silent Hero-vuLner ‧MassMan ‧ 既視感

樂團介紹
vuLner
我們試著在不和諧的聲響與節奏中找到一絲悅耳,
即使那樣的瞬間往往稍縱即逝。
層層剝除習以為常的表象,
解構對我們早已意義不再的文字與符號、和弦與節拍。
剩下來的,
是如同生理需求般最簡單卻直接的存在。
如同企圖穩住高速行駛,即將脫軌的列車;
我們試著
不被淹沒在這個由層層音牆堆砌而成,
無人聲的巨大漩渦當中。
we are weak,
we are fragile,
we are vulnerable,
we are vulner.

MassMan
MassMan是一種設定上的平凡人。沒有個性沒有特色,缺乏反映個人情感或社會關懷的能力,特別容易被大眾媒體所操控。貼切一點翻譯成”烏合之眾”或”隨波逐流者”。
2011年三月集結於台北,我們側重的樂風是樂器搖滾/後搖滾。雖然沒有主唱,但其實我們的音樂沒有那麼疏離。鄙視盲從、渴望與眾不同;但心裡期盼被理解、害怕被大眾放逐。認為自己有天職、有稟賦,覺得音樂和非黑即白的樂團人生是最終的歸宿;但放下樂器,仍然必須面對灰色的課業與生活。這就是MassMan,或許也是你我。
用各自的樂器,帶著不同的元素;沒有誰前誰後,沒有複雜艱深,沒有刻意營造,我們用最簡單,最直接的方式碰撞,形成獨特的質量。”MassMan”或許可以更直白的譯作”質量人”,質量雖然是抽象的概念,卻跨越時空,古今世界共通。無論多麼微不足道的質量,一旦聚集,本身就會形成強大的吸引力讓更多的質量靠近。像星球,像黑洞。我們也喜歡稱自己的音樂類型為”Future Pop”,期許自己總有一天會成為未來的主流。

要凝聚多少的質量才能牽引住另一個質量?
要散發多大的意念才能吸引住另一個注意?

我們是MassMan,由衷希望你會喜歡我們的音樂。

既視感
由企鵝熊愛吃雞肉球吉他手:天天,與假文藝青年俱樂部鼓手:板神領軍,
帶著各自脈絡,穿透不到十平米空間
會粹天各一方的想像成為無法預期的篇章
這就是『既視感』的音樂;
你可以找到很多似曾相識;卻又截然不同
你可以享受音符砌出的幻;卻凜然的理性
全由每一位獨立的個體決定所編織出的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