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ALL

這牆 - 節目資訊

vuLner。黑色收音機派對。underway

underway
是什麼原因,讓我們的聲音帶著一絲惆悵
是因我們處在一看似和平,卻混亂無章的社會中

是什麼原因,讓我們的言語帶著一點憤怒
是因我們處在一看似謙卑,卻道貌岸然的人群裡

沒有方向,無所適應之苦
被迫妥協,順從地戴上面具
這些都是身處於現代社會的你我,所面臨的悲淒

我們不是一支憤怒的樂團,但我們無法視而不見

瘋狂的想法需要動力去實現
內心深處壓抑的情緒需要出口發洩

我們是Underway

盡我們所能,帶給每個人感動

∼就像傳奇球星,Joe DiMaggio 所說的那樣

We're blessed and we're damned.
We're up high and we're down low.
Exaggerated and understated.
We are the friction between problem and solution.

We are UNDERWAY

vuLner
我們試著在不和諧的聲響與節奏中找到一絲悅耳,
即使那樣的瞬間往往稍縱即逝。

層層剝除習以為常的表象,
解構對我們早已意義不再的文字與符號、和弦與節拍。
剩下來的,
是如同生理需求般最簡單卻直接的存在。

如同企圖穩住高速行駛,即將脫軌的列車;
我們試著
不被淹沒在這個由層層音牆堆砌而成,
無人聲的巨大漩渦當中。

we are weak,
we are fragile,
we are vulnerable,

but it didn't feel too bad to know that.

we are vulner.

黑色收音機派對
「來做點單純的東西吧」一個簡單的出發點、兩個人開始了一連串的樂團創作。以兩個人的配置,用一種單和弦的旋律模式搭配兩種樂器來製作樂曲。
樂團的創作概念也很簡單,想表達一種具有城市氣味的鄉愁。知名搖滾樂手崔健這麼說過:「創作的砝碼有兩種是取之不竭的,人情感的砝碼是無限大的,社會的砝碼也是無限大的」
表達對這個社會的觀察,表達自身對社會的情感,是這個樂團創作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