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ALL

這牆 - 節目資訊

低苦艾乐队 (CN) 午夜歌手 Taiwan Tour 2016 w/ 盪在空中

十二年,八張唱片,四個人,一支來自西北的民謠搖滾樂隊。

低苦艾樂隊的作品有對生命孤寂的體驗,對宗教神性的感悟,對鄉土情懷的提純,對家國夢想的闡述,對現實態度的清醒,對愛情細膩的白描。低苦艾的所涉獵的主題曾經如此寬廣,心懷天下,低調與包容,是風格也是胸襟。 。
低苦艾樂隊另外被一直稱道的是超強的現場駕馭能力,這得益於穩定的陣容,豐富的演出經驗,即便在流傳最廣的專輯《蘭州蘭州》中,低苦艾樂隊也沒有忽略對社會現實的凝視,在綿延的鄉愁與私人回憶中,《不叫鳥》用桶鼓上滾動的壯闊節奏與激蕩的吉他Riff,來催動用音樂描畫尖銳現實的決心。他們面對裂變的心靈和繁雜的時代,2015年的新專輯《午夜歌手》塑造了一個在舞台上站立著的午夜歌手。 《午夜歌手》不是某一個人,他是一個獨立音樂人的濃縮形象,這是一個敢於質疑敢於憤怒敢於表達自己意見,有社會責任感的人。

記錄了更多來自個體體驗的命題,在時代局限與時間消磨的雙重夾擊之下,以深沉的理性思辨和濃烈的情感表達來給人以寧靜的指引和深沉的感動。在一個強調集體和服從的環境裡,個體的人難以逃脫雨中草木的無奈,對於此,低苦艾以敘議筆法和繽紛的意向,為身邊的眾生畫像,將圍困他們的失落、孤獨和焦慮一一剖析,在《河沿》與《下一個出口》裡留下追問和指引。 《午夜歌手》重新定位獨立音樂人的“獨立”—獨立的思考與對現實的吞吐—《控制》在警醒於強力禁錮下的一潭死水時,也唱出了“人們已經起身出發,現在的道路只剩下這一條”,這或許是最低限度的反抗,卻也是與民謠熱潮中日趨魏晉玄學似的山水田園的生態取向分道揚鑣的開始。這種變化體現在音樂中,就是沉重的情感基調與鬆弛的音樂編配形成反差,鍵盤與弦樂的引入,豐滿了編曲的羽翼;在主導的吉他演奏之外,另一把帶電的吉他用音效形成了氛圍營造的語法;而低苦艾標誌性的動聽旋律也在劉堃的演唱中得到進一步的強化。音樂部分,在歌詞所架構起來的廣闊視野之下,是民謠心性與搖滾血脈​​的相互滋養,是民族民間音樂的汲取沉澱,與作品中的情感濃度相輔相成,尊重所鍛造得到的是一種遒勁,厚重,沉靜,優美的風格品行。

2016年4月低苦艾樂隊將首次踏上台灣的土地,開展為期一周的台灣巡演,演出三場由台灣獨立音樂廠牌 TCRC 承辦的演出,他們將選取作品中的經典曲目呈獻給台灣的觀眾,期待看到粗獷西北精神血脈與細膩蔚藍東方甜島風潮,碰撞出令人欣喜的火花。

低苦艾-2016午夜歌手台灣巡演宣傳影片

2014年百事音樂風雲榜最佳民謠唱片提名、2014年華語傳媒彼岸花開民謠獎最佳民謠搖滾樂隊、2013年民謠中國最佳民謠搖滾樂隊、2012年華語傳媒最佳樂隊獎、阿比鹿最佳專輯、阿比鹿年度單曲、中國搖滾20年最佳唱片得主---低苦艾樂隊,中國民謠搖滾開山旗手。

2003年成立於黃河邊城市蘭州,在這個有中國西雅圖之稱的城市裡盛產音樂人,那條奔騰流淌的大河終究會使他們產生不一樣的情懷,創作出不拘泥於城市文化的音樂,奔放不失細膩,熱烈不失深情,豪爽不失人文。經過十年的磨礪,以民謠為基調,憑藉敏銳的感受力創作了大量作品,成長為西北最有代表性的民謠搖滾樂隊。他們倡導音樂關懷的一面,作品的主題跨度較大,既有對離家漂泊的人再也回不去的鄉愁的訴說,家國夢中赤子之心的坦誠《守望者》《紅與黑》 ,也有追風少年告別父輩時成長的決絕,一氣飲下心已醉的《苦艾酒》,有片刻領悟後的淺唱低吟《誰》,永遠在路上的《火車快開》等,都是不同意象的表達。他們以獨立自持的態度做著自己的音樂,真摯自然的表達對世界的立場,對生活的感悟。 2008年簽約兵馬司唱片公司,2009年發行了專輯《我們不由自主親吻對方》,2011年發行的專輯《蘭州蘭州》深獲好評,獲得國內多個獎項,以歌曲《蘭州蘭州》掀起了中國當代青年由漂泊生活回歸精神家園的浪潮。 2013年繼續保持音樂的飽滿與歌詞的深刻結合的創作方式,發行了更加接近現實生活的新專輯《守望者》,這張唱片也獲得2014年華語傳媒彼岸花開民謠獎最佳民謠搖滾專輯、最佳作詞獎項。樂隊近些年活躍在迷笛、草莓等等眾多音樂節上,成為國內各大音樂節主力。每年一次大規模全國巡演,從2014年開始進行德國、瑞士、荷蘭、比利時等歐洲多國巡演。 2014年3月簽約摩登天空唱片公司,10月發行概念唱片《花草樹木》。 2015年10月發行唱片《午夜歌手》,並展開了一個全國的音樂節、劇場、Livehouse 模式的30 餘站新唱片巡演。

張鐵志(媒體人):
其實,在宋冬野大紅之前(或之外),中國還有很多很棒的民謠音樂,小河、周雲蓬、野孩子等,蘭州來的低苦艾也是一個很有味道的民謠搖滾樂隊,他們即將來台巡演,很推薦大家去聽聽看--只是可惜沒來台北啊。

阿強(八十八顆芭樂籽):
我一直是很喜歡民謠底的搖滾樂隊了,而中國樂隊在這類型的音樂更是強大,和比較常出現的名子:宋東野,李志,馬頔...這些是從主唱原本的歌出發做的編曲常常在現場演出在搖滾SET的部分常常顯的稍微沒那麼自在。他們從頭到底都是一隻徹底的樂團這件事,反映出來的就是現場演出功力輕鬆寫意。

他們的歌聽起來同時有著中國民謠的細也帶著中國搖滾的粗。他們才剛和摩登天空簽約,已是中國的一線大團之一沒想到能夠在台灣看到他們演出,覺得興奮。。聽說他們是想參加想台灣比較原生態的音樂節~然後自己像個新團一樣填報名表申請。覺得敬佩,

很期待看到他們的現場演出啊,感受他們的音樂感受他們的歌詞。

共演嘉賓|盪在空中

盪在空中,台北獨立樂團,成軍於2007年,在搖滾樂中加強對於黑人等節奏音樂的探索,音樂在正拍與反拍之間遊走,重視grooving與情緒的律動,主唱賴Q以台語老調吟唱新島國浪子之聲,企圖探索老調與新時代音樂之實驗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