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上游


《寄生上游》由拍攝過《殺人回憶》的奉俊昊執導,青龍影帝宋康昊主演,光是這導演、主演的配置就必看了,更別說前不久還拿下了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

 

《寄生上游》作為一部商業片,又入木三分地探討了許多社會話題;

 

作為一部橫掃戛納的佳作,它又拍得通俗易懂,絲毫不沈悶晦澀。

 

將商業和藝術巧妙融合,大眾化,但又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實屬不易。

 

金基澤一家四口是一群住在半地下室的窮人,家庭成員有父親金基澤、母親忠淑、兒子金基宇、女兒金基婷。

 

 

他們四個人都沒有工作,只能做一些兼職,就連找兼職都要蹭別人的WiFi

 

在同學的介紹下,基宇成為了樸社長、妍嬌的女兒多慧的家教。

 

基宇是社會底層,多慧是社會上層。

 

這兩個原本永遠都不會產生交集的兩個家庭,因此產生了碰撞。

 

隨後,基宇略施小計,將全家人都接了過來,基澤做了司機,忠淑做了保姆,基婷做了樸社長的兒子多頌的家教。

 

只不過這裡存在一個問題:他們是通過「欺騙」的方式獲得這些工作的,樸社長夫婦並不知道他們是一家人。

 

潛在的問題,就永遠會是個問題。

 

前面他們有多快樂,後面被拆穿後就會有多慘。

 

這部電影好就好在你明知道後面他們會被拆穿,你還是很好奇他們是怎麼露餡的,露餡後又會產生怎樣的結果。

 

就當基澤全家人都「滲透」了樸社長家,幻想著將來娶多慧為媳婦,和樸社長結為親家,正式進入社會上層的時候,殊不知貧富差距比他們想象中還要大。

 

而且貧富關係並不是一條單行道,而是四通八達的,是一座金字塔,向上無限延伸,向下也無限延伸。

 

樸社長一家和基澤一家比起來的確很有錢,但在有錢人當中就不起眼了,比他們有錢的太多太多了。

 

反之亦然。

 

基澤一家蹭網,住地下室,為了一份工作不擇手段。

 

當你覺得他們已經夠慘的時候,電影突然反轉:他們還不是最慘的,還有比他們更慘的。

 

 

基澤他們至少還有地下室可以住,保姆夫婦連自己的房子都沒有,只能「寄生」在別人家裡。

 

你富,就一定有比你更富的;你窮,也一定有比你更窮的。

 

貧富差距就像無數面牆,將人分為了三六九等。

 

這面牆,任憑風吹日曬雨淋雪打也巋然屹立,紋絲不動。

 

一邊是生日聚會,一邊是水淹陋室。

 

一邊是豪華柔軟的後花園,一邊是冰冷堅硬的體育館。

 

一邊是歡聲笑語,一邊是萬念俱灰。

 

一邊是雨過天晴正好開派對,一邊是流離失所風餐露宿。

 

在富人面前,窮人太弱不禁風了,一場暴雨就能將他們無情吞噬。

 

 

人們常說,智慧創造財富,也有人說勞動創造財富、勤奮創造財富,說什麼的都有。

 

難道基澤一家沒有智慧嗎,沒有勞動嗎?

 

他們也有智慧,所以才能成功讓全家人都去樸社長家工作,但是並沒有因此發家致富。

 

他們也有勞動,但是他們一家人折一天的披薩盒,也沒樸社長一個小時掙得多。

 

再加上還有披薩店這樣的企業壓榨、剝削窮人,他們不願意請折披薩盒的人,只是請窮人來充當廉價勞動力,使得很多窮人付出了很多,卻得不到相應的報酬。

 

階級壁壘才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打破的。

 

如果貧富差距只要憑借智慧和勞動就能打破,那它就不是一個問題了。

 

樸社長家反倒很愚昧,基澤等人陷害尹司機、保姆的陰謀他們一點也沒察覺,直到生日宴會那天都不知道基澤他們是一家人。

 

樸夫婦看起來傻乎乎的,可他們還是越來越有錢;

 

基澤一家聰明過人,可還是翻不了身。

 

樸社長的兒子多頌明明沒有任何藝術細胞,但是他的父母可以給他請最好的老師,還可以逢人就說自己的兒子是藝術家,因為有錢就是正義。

 

我們再看看基澤這家人,家教、司機、保姆這樣的工作他們不能做嗎?他們能做,但是沒人要他們,所以他們只能用騙的方式,騙到一個工作。

 

基婷很有才華,是她不想工作嗎?是因為她沒有考進美術系,所以沒有公司要她。樸社長夫婦要她,她不是馬上就去教課了嗎?

 

 

基澤也是一樣的道理,他成績那麼好,是他不想工作嗎?是因為他還不是大學生,沒人要他,所以他才偽造一個錄取通知書,然後去當家教。

 

貧富差距是一道鴻溝,是一座大山,不是你想跨過就能跨過的,也不是單單靠智慧和勞動就能改變的,往往需要兩代人、三代人、多代人才能改變。

 

我想起了《西虹市首富》,王多魚隨便投一個夕陽產業的股票,結果一不小心增值賺了1個億;

 

那個看起來很傻實際上也很傻的大聰明買下的爛尾樓,竟然一不小心蓋了學區房賺了10個億。

 

 

王多魚的二舅給了他十個億,叫他在一個月內花完,然而錢卻越用越多,越用越多。

 

而人們是怎麼評價他的呢,說他大公無私,沒有給自己留任何房產,而是把錢用在了刀刃上,為夕陽產業和人們的夢想服務,是資本市場的良心,甚至還被授予十大傑出市民的表彰。

 

一個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失敗者,僅僅是因為有了錢就搖身一變人生贏家。

 

《寄生蟲》里的樸社長夫婦何嘗不是如此。

 

基澤說他們有錢卻很善良,忠淑卻說:不是有錢卻很善良,而是有錢所以善良。如果我很有錢的話,我也會很善良。

 

基澤一家沒有錢,所以他們是蟑螂,是害蟲;

 

樸社長一家有錢,所以他們很善良。

 

他們衣食無憂,沒有煩惱,也就不需要像基澤一家人那樣為了一份工作而撒謊,他們當然很善良了。

 

如果你是社長,每天坐在辦公室就能把錢掙了,誰還願意去犯罪?

 

正如忠淑所說:錢就是熨斗,把一切都燙平了。

 

以往的電影,總是把有錢人刻畫成惡毒的、狡詐的,窮人則是淳樸的、善良的,顯得太刻意。

 

《寄生蟲》並沒有刻意醜化富人,也沒有刻意美化窮人。

 

樸社長從沒有說他看不起窮人,也沒有說窮人就是懶,就是蠢。

 

恰恰相反,是基澤一家用騙人的方式獲得了工作。

 

導演沒有摻雜過多的個人見解,沒有說富人一定是醜惡的,或者窮人一定是淳樸的,沒有引導觀眾,而是平靜地講一個故事,這正是導演的高明之處。

 

 

有人說,樸社長夫婦有什麼錯?他們什麼都沒做。

 

的確,他們什麼都沒做。

 

正是因為所有富人什麼都沒做,因為他們只關心自己;

 

所有窮人也什麼都沒做,因為他們什麼也做不了。

 

所有人都什麼都沒做,所以貧富差距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所以說啊,基澤一家是寄生蟲,他們一家人都「寄生」在樸社長家裡。

 

保姆夫婦也是寄生蟲,他們「寄生」在樸社長家裡很多年了。

 

社會底層是寄生蟲,像樸社長這樣的社會上層,還有那些把窮人當廉價勞動力的披薩店,他們同樣是寄生蟲,他們「寄生」在窮人身上,「寄生」在這個社會上。

 

甚至他們寄生的時間比基澤一家、保姆夫婦長得多,只要不是天災人禍,他們往下數兩三代都同樣很富裕。

 

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很多人覺得樸社長一家很單純、很善良的問題。

 

他們真的很單純嗎?

 

一些年輕導演刻畫人物性格的方式就是讓角色說一些很直白的台詞,從而凸顯他是個好人,或者他是個壞人。

 

奉俊昊的手法顯然就高級多了。

 

樸社長夫婦沒有說過太偏激的話,但他們的所作所為說明瞭他們是怎樣的人。

 

你仔細看妍嬌給基宇發工資的片段,妍嬌將工資數好數後放進信封,這顯然就是基宇的同學的工資,

 

 

然後妍嬌在這個基礎上又拿了一些出來,說明她給基宇的工資沒有敏赫多。

 

 

結果她還跟基宇說,由於物價上漲,所以她把工資上調了。

 

偽善,而且是不動聲色的偽善,你不仔細看就會誤以為她真的很善良。

 

樸社長也是如此,在基澤第一天當司機的時候,他就準備了一杯咖啡,一直不喝,就是為了等轉彎的時候看它會不會灑出來。

 

表面上很和善,其實很心機。

 

當樸社長對基澤吐槽妻子的時候,基澤說:不過你還是愛她的吧?

 

樸社長臉色馬上就變了。

 

 

生日宴會上,基澤再次對樸社長說:你很愛你妻子。

 

樸社長又不高興了。

 

 

在他看來,司機就是下屬,就是下人,就是你給他發工資,他給你辦事,他只需要做好分內的事,沒有資格關心老闆的生活,更沒有資格以朋友的語氣和他說話。

 

基澤都還沒有問什麼出格的問題,僅僅是說樸社長愛他妻子,樸社長就不高興了,他真的善良嗎?他只是根本不把你當回事罷了。

 

當基婷倒在血泊中,基澤壓著她的傷口,樸社長絲毫不關心基婷的情況,只是叫基澤把車鑰匙扔過來,他要送兒子去醫院。

 

基婷受了重傷,忠淑也受了小傷,一個是兒子的家教老師,一個是保姆,樸社長沒有說要把她們一起送到醫院,他只顧著自己的兒子,這樣的行為讓基澤再次感受到他的冷漠。

 

他兒子的命是命,基婷和忠淑的命就不是命。

 

你為他做牛做馬,然而當危險發生了,你在他眼裡屁都不是,這徹底顛覆了基澤的三觀,這也是為什麼一向憨厚的基澤會動了殺心。

 

還有多頌,他看到保姆的丈夫吳世勤發出的訊號了,也解出來了,是「救命」的意思,但他沒有告訴任何人,因為他覺得不關自己的事。

 

 

樸社長一家真的不是單純,不是善良,而是冷漠,就像人類看待螞蟻一樣。

 

螞蟻從你旁邊走過去,你看都不看它一眼,螞蟻還覺得你很善良。

 

的確樸社長一家看起來並不醜惡,因為他們根本不把窮人放在眼裡。只要你不越線,他就懶得管你。

 

當然,樸社長一家也不全是冷漠的,導演還專門給了一個特寫,所有人都只顧著自己逃命,唯獨多慧還背著基宇。

 

同樣的道理,基澤一家真的很邪惡嗎?

 

樸社長夫婦表面上看起來很單純,其實是偽善、冷漠。

 

基澤一家表面上謊話連篇,實際上是真的很單純。

 

當他們趕走尹司機後,基澤還擔心尹司機的情況,有沒有找到新工作,有沒有遇到更好的老闆。

 

當原來的保姆來敲門的時候,基澤等人真的是一點心機都沒有,也沒有不讓她進來,也沒有叫她過幾天再來,而是直接把她放進來了。

 

第二天,儘管保姆夫婦威脅了他們,還有他們的把柄,他們也還是想著他們一晚上沒吃東西了,要給他們帶點吃的下去。

 

樸社長總是愛說越線的問題,他定了很多規矩,下屬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像洪世賢一樣渣得明明白白。

 

基澤他們就沒有這麼多條條框框,他們只是覺得下那麼大的雨,不好叫保姆空手而歸;他們只是覺得保姆夫婦比他們還慘,需要吃東西。

 

第一次善良,導致被保姆夫婦握住了把柄;

 

第二次善良,更是導致家破人亡。

 

樸社長夫婦很有心機,直到被基澤殺死之前一直過得無憂無慮;

 

保姆夫婦欺騙主人,白吃白住了好幾年;

 

而基澤一家,因為善良,被打入了十八層地獄。

 

吃虧的總是善良的人。

本文章發表於:電影

加入90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匿名

2019-11-15 15:41 #1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