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為了不改變自己而尋找各種理由,不斷逃避著──日劇〈被討厭的勇氣〉


檢舉

喜歡 收藏


〈文/bryanshiba〉

 

首先先來更新近況:前陣子有好幾部差不多檔期的日劇完結,包括《東京白日夢女》、《四重奏》、《奪愛冬》、《媽媽 我可以不做你女兒嗎》、《出租愛情》等等。雖然這一季的月九《不好意思,我們明天要結婚》(突然ですが、明日結婚します)被批得亂七八糟,我看了以後也實在覺得頗為老梗,令人失望(故事大概就是女主角非常想結婚,進入家庭並成為專職家庭主婦,卻愛上一個對婚姻極度不信任,認為只會造成雙方束縛的男性),不過呢,幸好還好還有其他部日劇撐住,追劇倒也還追得起來XD

 

 

今天來介紹一部也是完結了的日劇《被討厭的勇氣》(嫌われる勇気),由香里奈、加藤成亮主演。新人警察青山年雄(加藤成亮飾演)被分配到搜查一課,與庵堂蘭子(香里奈飾演)搭檔共同進行重案調查。然而,前輩庵堂卻偏好獨自追查,時常行蹤不明,完全沒有要指導後輩的意思。即便不得已與青山共同行動,也毫不理會他給的意見,也不顧任何外人的眼光,執意以自己的方式調查。雖然最終庵堂總是能順利揪出兇手,解決懸案,卻讓後輩經常又氣又頭疼,不知道該以怎麼樣的態度面對如此「自我」的前輩。

 

他的「自我」,約莫可以從第一集預告的片段窺得一二:在調查一起殺人案時,庵堂隱藏警察身分潛入一個類似主婦教室的組織,與內部成員打好關係以便調查。有一次,他和主婦們約在咖啡廳見面,當眾人都在排隊點餐時,一位和媽媽一起在主婦們與庵堂後排隊等候的小女孩忽然從隊伍中跑出來,吆喝著自己要吃僅存的那塊草莓蛋糕。排在庵堂前的主婦們都很「識相」的點了其他口味的蛋糕,有意把草莓蛋糕留給小女孩,結果在輪到庵堂點餐時,他竟然毫不猶豫的點了草莓蛋糕,絲毫不理會小女孩的吵鬧。在一旁的青山看著這一幕,想必也是非常無法置信......。

 

青山於是找上了庵堂的大學心理學教授,同時也是警視廳顧問的大文字哲人,希望能知道如何好好與前輩相處。不過在一開始,他不禁大吐苦水一翻,說:「真的是完全無法理解這個人!太沒有社會常識了吧!(指前一段庵堂的行為)說不定他根本是個透過他人的不愉快而獲得快感的虐待狂。」大文字教授於是告訴他,要理解庵堂這個人,就必須先理解阿德勒的個體心理學。教授認為,庵堂是個天生的阿德勒心理學實踐者。

 

(對了,最右邊的演員就是NEWS的加藤成亮,很少看到他在日劇露面呢)

 

第一集,大文字教授在與青山對談的過程中,先定義了「被討厭的勇氣」。他說:「人們都活在主觀當中。只要改變自己的看法,世界就會改變。從那個瞬間開始,人們就得以重生。世界啊,事實上簡單得令人驚奇,人們卻用自己的看法或想法,主觀地將事物複雜化──明明自己的人生只有自己能夠主宰。」

 

於是,「所有的煩惱,都來自人際關係。這就是阿德勒心理學的基礎。」接著,他也巧妙的把這個概念連結到犯罪心理學上,認為所有的犯罪者不會只是為了做壞事而做壞事。行惡理由與人際關係相互牽連,其本質上則是犯人心中所認為的「善」。

 

雖然本劇受到日本阿德勒心理學會的大肆抗議,要求富士電視台停止播放及大幅修改劇本,因為「主角的行為只有帶出其只顧自己感受的部分,卻欠缺阿德勒所教『為了他人的幸福自己所有事都要做』的部分」,有誤導大眾之嫌,但是看了這齣劇,的確讓我對阿德勒的理論有些認識,也學到很多日文XD(大文字教授的台詞我都有記錄下來),整體而言並不算太壞的日劇。作為日劇作品中經常可以看到的警察劇,也算是不差。把原著《被討厭的勇氣》改編成刑警劇也是個蠻有趣的表現方式呢。

 

最後,和大家分享第二集一段關於阿德勒「目的論」的台詞:

青山說:「あなた達は変わらないという目的のために市川さんに嫌われたくないからという言い訳を持ち出していただけじゃないですか?変わろうとすることは勇気がいるし、自分を変えることは楽じゃないから...だから、変わらないための言い訳を探して、逃げていたんですよ。」(你們為了達到「不改變自己」的目的,所以以「不想被市川先生(上司)討厭」為藉口。想要改變需要勇氣,改變自己也並不輕鬆,所以人們只是為了不改變自己而尋找各種理由,不斷逃避著。

 

庵堂則接著說:「上司に逆らって、評価を下げたくない。周囲から白い目に見られたくない。死ぬくらいなら、嫌われればよかったんです」(不想和上司唱反調,降低其對自己的評價。不想被周圍的人白眼。如果都要死的話,那乾脆直接被別人討厭好了。

 

(「我不為任何人而活」)

 

推薦給大家這部,雖然被收視率不亮眼,卻可以學到東西,用以自我檢視的一部戲!

 

〈bryanshiba 日劇相關文章〉

「希望究竟在哪裡?」──日劇〈殺人偏差值70〉

「請你,好好的去愛一個人」──3部不倫主題日劇

做生命的主人:2016女性主題日劇

「那麼,要不要搬離吉祥寺?」──10月日劇推薦

「對不起,我還是要破壞你的世界」──日劇〈陷入愛情〉

「什麼是理想的家?」──日劇〈偽裝夫婦〉

「究竟,誰在暗地裡操弄著一切?」──日劇〈警報〉

七年之癢,還是三年之癢?──日劇〈不愉快的果實特別篇〉

那些正因為是家人而無法坦言的事──日劇〈求職家族〉

越害怕後悔,就越會後悔──日劇〈東京白日夢女〉

喜歡 收藏

本文章發表於:戲劇。電視。娛樂

追蹤14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0 則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