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ryanshiba

性別、文化、社會、影劇、時尚

《海邊的曼徹斯特》負著傷活下去,也是種選擇


〈文/bryanshiba〉

趁著新年還沒開工,看了獲得今年奧斯卡多項提名的電影《海邊的曼徹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

 

 

 

電影主角Lee Chandler(Casey Affleck 飾演)因過往喪親傷痛而離開故土,獨自到波士頓的小鎮當工友。一通告知哥哥死訊的電話卻意外迫使他放棄在異地的幽閉生活,回到令他傷心的「曼徹斯特海邊」再度面對相同的痛苦,並半推半就地遵循哥哥遺書中的規劃,成為其子Patrick的法定監護人。負傷已久的Lee,除了須在性格差異與世代隔閡之下安撫Patrick的喪父之痛,尚要處理自己因再次身處故土而不斷被重新召喚的悲痛記憶。

 

電影最初即透過主角的一席話,隱約暗示了觀者第四維度──「時間」的潛能與特殊性。同樣的,電影本身也透過兩層時間的相互交錯與對話,緩慢卻細緻的帶出主角在同一個空間(曼徹斯特)中所經歷的故事,以及故事本身如何改變了他。電影開頭的他,與哥哥Joe、姪子Patrick一同乘船出海的畫面,是他曾經快樂的證明。對比「現在」獨自在波士頓小鎮昆西,過著封閉而索然無味的生活,甚至會因為他人平凡的目光而大打出手的他(自我放逐、對生活感到麻木的他表面上沒有情緒,卻往往只是換了個方式發洩),不難讓人心生「他發生什麼事了」的疑問。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在一切看似將要好轉(至少在與Patrick的關係上)時,Lee巧遇了前妻Randy(Michelle Williams 飾演)。她的再次出現,原就讓Lee痛苦不堪──至少在電影前部分,可以得知他耿耿於懷的災禍同樣造成了妻子的陰影。然而,是在這個段落,Randy才鬆口吐露自己一直以來對Lee的歉意。對話與他們再也無法修補的關係一樣極度破碎,卻又真實呈現出兩人的糾結與痛苦。Lee早已為自己築起一座高牆,阻絕一切與外界的互動。當他說出 ”There is nothing there”時,這下才會赫然發現,原來連牆內都是一片死寂,也難以再次擁抱新生。

 

這樣的電影,作為觀影者的我,在觀賞前的期待是,也許這會是一部從逆境中再次活過來,展現強韌生命力的一段故事,就如同許多電影教會我的。然而,《海邊的曼徹斯特》卻沒有開啟這種想像空間。最終,Lee沒有與前妻和解,更沒有與自己和解,把自己從絕望中解放出來。這也許是這部電影最精采的部分,也就是承認傷痛的存在,並接受負著傷活下去的生命樣態。面對缺了角的人生,不一定只能汲營於讓傷口結痂復原後,才能拾起勇氣向前邁進。所謂的救贖、解脫都並非必要,也並不是要跨越些什麼,積極的與過往傷痛對抗,才算是值得的人生。其實,像主角一樣承認「自己戰勝不了」(I can't beat it)的生命,也可以是種選擇。

 

電影插曲:I’M BEGINNING TO SEE THE LIGHT

(電影歌曲清單:soundtrack

 

 

 


本文章發表於:電影

加入90

bryanshiba

追蹤 495 鼓勵作者

性別、文化、社會、影劇、時尚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